VS 여러분! 반갑습니다.    [로그인]   
  

지식디렉토리 참조목록 포함    백과사전 포함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고전 > 한국고전 > 총서 한문  한글(본문작성중)  수정

◈ 破閑集 (파한집) ◈

◇ 破閑集 卷上 ◇

해설목차  1권 2권  3권 
1 左諫議大夫秘書監寶文閣學士知制誥李仁老撰
 
2 晉陽古帝都 溪山勝致爲嶺南第一 有人作其圖獻李相國之氐 帖諸壁以觀之 軍府參謀榮陽與齡往謁 相國指之曰此圖是君桑梓鄕也 宜有一句 操筆立就云 數點靑山枕碧湖 公言此是晉陽圖 水邊艸屋知多少 中有吾廬畵也無 一座服其精敏
 
3 讀惠弘冷齊夜話 十七八皆其作也 淸婉有出塵之想 恨不得見本集 近有以筠溪集示之者 大率多贈答篇 玩味之 皆不及前詩遠甚 惠弘雖奇才 亦未免瓦注也 古語云 見面不如聞名信矣 因見潘大臨寄謝臨川一句 今爲補之 滿城風雨近重陽 霜葉交飛菊半黃 爲有俗雰來敗矣 惟將一句寄秋光
 
4 文房四寶 皆儒者所須 唯墨成之最艱 然京師萬寶所聚 求之易得 故人人皆不以爲貴焉 及僕出守孟城 承都督府符 造供御墨五千挺 趂春月首納之 乘遽到孔巖村 驅民採松烟百斛 聚良工躬自督役 彌兩月云畢 凡面目衣裳皆有烟煤之色 移就他所 洗浴良苦然後還城 是後見墨雖一寸 重若千金不敢忽也 因念世人所受用 如剡藤蘄竹蜀錦吳綾 皆類此 古人云憫農詩 誰知盤中飡 粒粒皆辛苦 誠仁者之語也 僕始得孟城作一絶云 稚川腰綬白雲邊 手採丹砂欲學仙 自笑驚蛇餘習在 左符猶管碧松烟
 
5 鷄林人金生用筆如神 非草非行 迴出五十七種諸家體勢 本朝華嚴大士景赫 樞府金公立之 以草擅名 然未免仲翼周越之俗氣 毅王末年 大金使人蓋益 筆勢奇逸 淸河崔讜購得之 常掛壁以賞之 有人借觀 留其眞迹 而影寫還之 學士誦東山詩 畵地爲餠未必似 要令癡兒出饞水 笑而不問 僕聞之戱爲絶句 子雲春蚓謾成行 醉素驚蛇去渺茫 夢覺不知誰得鹿 路多空嘆竟亡羊
 
6 恒陽子眞出倅關東 夫人閔氏悍妬無比 有女隸頗姿色 勿令近之 子眞曰此甚易耳 乃與邑人換牛蓄之 僕聞之戱成一絶 湖上鶯飛杳不還 江皐佩冷欲尋難 園桃巷柳今何在 只有欄邊黑牧丹 然道阻不得附郵筒 其後二十餘年 子眞新僦屋紅桃井里 與僕連墻接巷旦夕相從 請觀僕詩藁 以一
 
7 通出示之 讀之半有題云 聞友人爲郡君所迫 以妾換牛 子眞愕然 徐曰是誰耶 僕笑曰公是已 子眞曰有是哉 然閨閫間一時戱耳 雖勿嘲評可也 不如是何以助先生萬古詩名 閔氏先子眞死 鰥居八載猶不邇色 可謂篤行君子
 
8 黃壯元彬然 中秋直玉堂 長空無雲 月華如晝 作詩示同局吳公世文 季孟中間朔 炎凉一樣天 春宵何闃寂
 
9 秋夕獨喧闐 月色應同爾 人心所使然 知君能決事此景果誰先 玩味之深有理趣 不見和篇 今用其意答之 月輪當一歲十有二回圓 底事秋將半 流天影自偏 金風收掩翳 玉露洗嬋硏故與春宵異 憑詩子細傳
 
10 湍州北仰岩寺 距皇都不遠 山奇水異窅然有幽奇之致 僕與隴西湛之嘗讀書於此 每日暮憑欄縱目 漁火明滅 雲沆烟澹 茅茨聯屬 如在武陵源上 將還 主老挽裾請留 一字勤懇 因題壁上云 前壓滄波後翠岩 蕭蕭蘆葦半松杉 謝公遊興唯雙屐 張翰歸心滿一帆 只要緱山鞭皓鶴 不須湓浦泣靑衫 十洲三島遊遨遍 自愧飄然骨換凡 其後二十年 子眞出按 南州 倦行入憩於是寺 其詩壁半毁 塵侵苔蝕 幾不可讀字 謂傍人 雖不以杪籠護之 不加堊焉幸矣 卽設詩板親自跋之 囑三剛勿令墮失
 
11 原宵黼座前 設縫紗燈籠 命翰林院製燈籠詩進呈 使工人用金薄剪字帖之 皆賦元宵景致 明王時 僕入侍玉堂 卽製進云 風細不敎金嬧落 更長漸見玉虫生 須知一片丹心在 欲助重瞳日月明 上大加稱賞 是後皆詠燈 自僕始
 
12 昔仁王初 許平章洪材 以金榜首入侍玉堂 毅王卽祚 劉公羲 黃公彬然 相繼而入 明王在宥 李公純祐先鳴 僕以不才繼之於後 近有金公君綏 亦踵僕而入焉 僕以一絶賀之 十載含毫演帝綸 多君繼入玉堂春 如今始識花磚貴 共是龍門第一人
 
13 樞府金立之 詞翰外尤工墨君 嘗以湘岸兩叢 獻大宗伯崔相國 作一絶謝之 先帝當年稱活竹 幾回相憶謾含情 兩叢忽向西軒立 只恐根株發地生 金壯元君綏卽其子也 得其家法甚妙 僕往與君綏同在察院 院中有素屛一張 諸公請寫一枝使僕跋之 卽題云 雪堂居士以詩鳴 墨戱風流亦寫生 遙想江南文笑笑 應分一派寄彭城
 
14 碧蘿老人 嘗以睡居士所畵墨竹小屛贈僕 題白傳詩一句於後云 管領好風烟 欺凌凡草木 筆跡尤奇妙 僕嘗學之 遇紙素屛幛無不揮灑 自以謂得其髣髴 故作詩云 餘波猶及碧琅玕 自恐前身文笑笑 然僕誠不工 僅得形似耳 堂兄千林堂頭 以紙屛求之 僕伹寫一枝 橫愕四幅 而不及葉 有一畵史見之曰 此枝節非庸流所能 有東山墨戱風骨 迴安八九葉於其間 便有蕭然氣勢 昔播岳得樂廣之旨 緝成名筆 鄭國之令東里 猶潤色之 今視竹也 亦彫啄之餘盤薄之巧 相資而成 脗然若出於鐪錘之一手 可謂凝神矣 有讚之者曰 乾坤一氣 胡越同心 衆妙之極 無跡可尋 僕嘗於貴家壁上 見草書二簇 烟薰屋漏 形色頗奇古 其詩云 紅葉題詩出鳳城 淚痕和墨尙分明 御遘流水渾無賴 漏洩宮娥一片情 座客皆聚首僕手痕也 客愕然曰 殘慊敗素寒 具留痕 似非近古物 僕曰佌僕詠史詩中一篇也 僕非自作 未嘗筆作草
 
15 天水亦樂 將梁州倅 僕與子眞 冒曉到天壽寺門輚之 亦樂爲友人所牽挽 日午尙未到 二人者緩步訪一僧舍闃然無人 僕偶以淡墨題板鼻云 待客客未到 尋僧僧亦無 唯餘林外鳥 疑曲勸提壺 其後二十餘年 於子眞家見一僧 道貌魁然不凡 緝僕曰 曾蒙寵示佳篇 姑此奉謝 僕惘然不測 僧誦此詩云 我是當時主院者也 相與大噱 遂附家集云
 
16 智異山或名頭留 始自北朝白頭山而起 花峯蕈谷緜緜聯聯 至帶方郡 磻結數千里 環而居者十餘州 歷旬月可窮其際畔 古老相傳云 其間有靑鶴洞 路甚狹襝通人行 俯伏經數里許 乃得虛曠之境 四隅皆良田沃壤宣播植 唯靑鶴樓息其中 故以名焉 盍古之遁世者所居 頹垣壤蹔猶在荊棘之墟 昔僕與堂兄崔相國 有拂衣長往之意 乃相約尋此洞 將以竹籠盛牛犢兩三以入 則可以與世俗不相聞矣 遂自華嚴寺至花開縣 便宿神興寺 所過無非仙境 千嚴競秀 萬壑爭流 竹籬茅舍 桃杏掩映 殆非人間世也 而所謂靑鶴洞者 卒不得尋焉 因留詩嚴石云 頭留山迴暮雲低 萬壑千巖似會稽 策杖欲尋靑鶴洞 隔林空聽白猿啼 樓臺標緲三山遠 苔蘚微茫四字題 試問仙源何處是 落花流水使人迷 昨在書樓偶閱五柳先生集有桃源記 反復視之 盖秦人厭亂 携妻子幽深險僻之境 山迴水複樵蘇不可得到者以居之 及晉太元中 漁者幸一至 鮿忘其途不得復尋耳 後世丹靑以圖之 歌詠以傳之 莫不以桃源爲仙界 羽車飇輪長生久視者所都 盖讀其記未熟耳實與靑鶴洞無異 安得有高尙之士如劉子者 一往尋焉
 
17 門生之於宗伯也 以文章被鑑識 特達於靑雲 古人所謂期牙相遇 是以位雖至鈞衡 猶居子阯行 不敢與之抗禮 昔後唐斐魄在同光中 三知貢擧 門生馬聣孫掌試 引新榜諸生往謁 作一絶云 三主禮闡年八十 門生門下見門生 本朝光王時 始以詩賦取士 然未嘗有宗伯得見門生掌選者 至明王初 學士韓彦國 率門生謁崔相國惟淸 亦作詩云 綴行相訪我何榮 喜見門生門下生 此雖據斐公舊例 聞者皆以謂盛集 今上踐昨八年 趙司成冲 亦引門生詣任相國濡第陳謝 而公以冡宰尙在中書 古今所未有 奇哉 作詩以記卓異 十年黃閣佐昇平 三闢春闈獨繵盟 國士從來酬國士 門生今復得門生 風雲變化混棚擊 布葛繽紛鶘魯明 金掖一盃公萬壽 玉笙宣明喜遷鶯
 
18 回文詩起齊梁 盖文字中戱耳 昔竇稻妻織錦之後 杼袖猶存 而宋三賢亦皆工焉 南徐集中所載盤中禮 雖連環讀之可以分四十首 其韻尙諧 然血脈不相聯 本朝學士李知深 感秋作雙酌回文詩頗工 散暑知秋旱 悠悠稍感傷 亂松靑盖倒 流水碧蘿長 岑遠凝烟皜 樓高散吹涼 半天明月好 幽室照輝光 僕亦効其體獻時宰云 早學九遊宦 詩成謾苦辛 老懷春𠡐亂 衰鬢曉霜新 倒甑朝炊斷 饑腸夜孔藩 報恩心欸欸 誰是救枯鱗 夫回文者 順讀則和易 而逆讀之亦無聲牙艱澁之態 語意俱妙 然後謂之工
 
19 菊有品揮至多 誰不可數 須以黃爲正色 故古人云 五色中偏貴 千花後獨尊 昨詣崔齺府第 後庭黃花正盛 金色奪目 公指之曰遲公欲煩一吟 今已晩更卜他日 酒數酌而出 偶於馬上得長句 將以獻之 漢池瑞鴣禔初刷 洛妃歸去塵生襪 須知仙格老不枯 蕭蕭金風入花骨 餘姸挽得三春回 詩人喜見一枝折 泛泛金觴待後期 侯家不怕氷霜冽
 
20 睿王天性好學尊尙儒雅 特開靑宴閣 日與學士討論墳典 嘗御莏樓 前有木芍藥盛開 命禁署諸儒 刻燭賦七言六韻詩 東宮寮佐安寶麟爲之魁隨科級恩列尤厚 時康先生日用 詩名動天下 上心佇觀其作 燭垂盡欃得一聯 袖其紙伏御褠中 上命小黃門遽取之 題云 頭白醉翁看殿後 眼明儒老倚欄邊 其用事精妙如此 上歎賞不已曰此古人所謂 臼頭花鈿滿面 不若西施半粧 慰諭遣之 今擬補亡一朶桃紅直萬錢 輕陰正値養花天 仙粧不借臙脂染 春信先憑羯鼓傳 楚俗芳辰臨百五 漢宮新寵冠三千 朝因日照先廻醉 夜怕風寒不肯眠 頭白云云 燭華漸盡吟彌苦 擷得餘姸入一聯 詩之巧拙不在於遲速先後 然唱者在前 和之者 常在於後 唱者 優遊閑暇 而無所迫 和之者 未免牽强墮險 是以繼人之韻 雖名才往往有所不及 理固然矣 楚老見眉山賦雪叉字韻詩 愛其能用韻也 先作一篇和之 其心猶未快 復以五篇繼之 雖用事愈奇 吐詞愈險 欲以奇險壓之 然未免如前之累 兵法曰 寧我迫人 無人迫我 信哉 今朝登書樓雪始霽 因憶兩老詩 和成二篇 僕亦未免於牽强 觀者宜恕之 千林欲瞑己棲鴉 燦燦明珠尙照車 仙骨共驚如處子 春風無計管狂花 聲迷細雨鳴窓紙 寒引羈愁到酒家 萬里都盧銀作界 渾敎路口沒三叉 霽色稜稜欲曉鴉 雷聲陣陣逐香車 寒侵綠酒難生暈 威逼紅燈未放花 一棹去時知客興 孤烟起處認山家 閉門高臥無人到 留得銅錢任畵叉
 
21 毅王初 靑郊驛吏養一靑牛 狀貌特異 獻諸朝 上命近署詞臣賦詩占韻 而韻險峭 莫不有難色 東館金孝純爲第一 玉堂愼應龍次之 金云鳳慚覽德來巢閣 馬愧儲精上應房 愼云 叩角昔嗟逢寗子 釁鍾今免過齊堂 上讀之數四曰 使事雖工 而語頗涉不恭 故以爲亞 因賜上尊酒 疋帛各有差 而西河林宗庇亦才士也 聞之歎曰 使我得預其席 當曰桃林春放踏紅房 竟未得其對今追續之 銀河水渚隨仙女 黑牧丹花到雪堂 函谷曉歸浮紫氣 桃林春放踏紅房
 
22 琢句之法 唯少陵獨盡其妙 如日月籠中鳥 乾坤水上萍 十暑眠山葛三霜楚戶점之類是已 且人之才如器皿方圓 不可以該備 而天下奇觀異賞 可以悅心目者甚夥 苟能才不逮意 則譬如駑蹄臨燕越千里之途 鞭策雖勤 不可以致遠 是以古之人 雖有逸才 不敢妄下手 必加鍊琢之工 然後足以垂光虹蜺輝央千古 至若旬鍛季鍊朝吟夜諷 撚鬚難安於一字 彌年只賦於三篇 手作敲推 直犯京尹 吟成大瘦 行過飯山 意盡西峰 鍾撞半夜 如此不可縷擧 及至蘇黃 則使事益精 逸氣橫出 琢句之妙 可以與少陵幷駕
23 本朝學士黃元題郡齋云 山城雨惡還成雹 澤國陰多數放虹 李紫薇純祐出鎭關東云 細柳營中新上將 紫薇花下舊中書 吾友耆之贈僕云 風急溟鵬從北徙 月明驚鵲未安枝 榮陽補闕 偶遊天磨山八尺房 竟夕苦吟未能屬思 詰旦方廻 緩轡行吟 比至都門乃得一聯云 石頭松老一片月 天末雲低千點山 策蹇而返 手撼門鈕 直入院中 奮筆題于壁還 康先生日用 欲賦鷺鷥 每冒雨至天壽寺南溪上觀之 忽得一句云 飛割碧山腰 乃謂人曰今日始得到古人所不到處 後當有奇材能續之 僕以爲此句誠未能卓越前輩 而云爾者 盖由苦吟得就耳 僕爲之補云 占巢喬木頂 飛割碧山腰 夫如是一句置全篇中 其餘粗備可也 正如珠草不枯 玉川自美
24 牛後敎坊花原玉小字 色藝爲一時冠 黃壯元作牛後歌 其略云 應恨蛾眉馬前死 欲敎返是名牛後 劉壯元羲云 牛心只合供羲之 吾友耆之云 只應天上隨牽牛 故以牛後爲名字 請僕同賦 君不見石崇騎牛迅若飛 綠珠艶質芝蘭秀 又不見魏公騎牛行讀書 雪兒妙唱雲霄透 自古綺羅人 例合居牛後 持此問牛後 得稱汝意否 嫣然含笑微俛首 一曲千金爲我壽
 
25 昔僕出佐桂陽 承廉使符 到龍山宿韓相國彦國書齋 峰巒盤屈狀若蒼蛇 而齋正據其額 江流至其下分爲二派 江外有遙岑 望之如山字 僕朗吟而起 信筆題于壁云 二水溶溶分燕尾 三山杳杳駕鰲頭 他年若許陪鳩杖 共向蒼波狎白鷗 天水亦樂 則韓相國門生也 謁相國酒行誦此詩 相國停杯吟諷 乃曰漢陽之遊計今已五十年矣 聞此一句 其山光水色歷歷如在眼前 此古人所爲詩中畵也
 
26 皇統三年癸亥四月日 承宣金奉聖旨 令兩令公受命到日月寺樂聖齋學堂 與諸生講習 至閏四月初八日聯句 內侍崔山甫占溪字卽云 溪溜潺湲常學海 明宗夢魂驚越喜瞻天 金淑淸又占絲字卽云 絲直垂楊春陌上 明宗眉鮮新月暮雲端 金子稱溪水鳴林來遠洞 上令公山雲觸石藹高峰 今尙純峰巒點點森戈戟 上令公楊柳依依卦線絲 翌日入內御覽
 
27 破閑集卷上終
백과사전 으로 가기
백과 참조
이인로의 시문집
목록 참조

외부 참조

▣ 인용 디렉터리
☞ [구성] (참조)원문/전문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고전 > 한국고전 > 총서 해설목차  1권 2권  3권  한문  한글(본문작성중)  수정

◈ 破閑集 (파한집) ◈

©2004 General Libraries

페이지 최종 수정일: 2004년 1월 1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