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 여러분! 반갑습니다.    [로그인]   
  
키워드 :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기록물 > 개인기록물 한문  한글  수정

◈ 江原道儒生洪在鶴等疏略 (강원도유생홍재학등소략) ◈

해설본문  洪在鶴 (홍재학)
1
臣等竊聞之 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 以其有五倫五常之典 華夷向背之性也 先王先聖之繼天立極於萬世者 此也 後王後賢之講明傳授於後世者 此也 勸之以五服之章者 以其能此也 威之以五刑之用者 以其背此也 此窮天地之大經 亙古今之大義 一或有違 冠裳淪於裔戎 人類化爲禽獸 而天地爲之翻覆矣 今日國勢之殆哉岌岌 擧國之所知也 而一年二年 因循捱過 至今無事者 殿下寧不知其所以耶 良由列聖代作正風化立綱紅以維持之也 臣等此擧 非特爲殿下之宗社 亦要臣等之不染於邪也 非特爲殿下之一身 實爲殿下聖子神孫也 非特爲殿下之聖子神孫 亦爲臣等之子孫兄第親戚也 夫磨而不磷 涅而不緇 惟聖賢然後 可以能之 不然 不能不因物而遷 是以聖賢之敎人也 必曰‘目不觀不正之書 耳不聽非禮之聲 必曰寧可終歲不讀書 不可一日近小人 故參判臣李恒老之言 當愼所居 所居者 形類之; 當愼所近 所近者 氣類之; 當愼所執 所執者 心類之 何謂形類? 魚龍水居 其鱗波流; 麋鹿山居 其角崢嶸; 龜鼈石居 其甲巖險 何謂氣類 藏鐵則石 亦能指南; 沈木于水 亦能潤下 何謂心類 矢人猶恐不傷人 函人猶恐傷人 " 此 切至之言也 今也擧國之所服者 洋織也 洋染也 擧國之所用者 洋物也 所接者 洋人也 所津津而流涎者 洋之奇技淫巧也 是所居 所近 所執者 俱是洋也 形氣心神 安得不俱化而爲洋乎 蓋洋之學 固亂天理滅人倫之甚者 無容更言 洋之物太半 是長淫導慾 斁倫敗常 亂人神而通天地 所以耳得之而幻臟易肚 目寓之而翻腸倒胃 鼻嗅脣接而易心而失性 是則如影響之相應 癘疫之相染 所謂《中西聞見》《泰西聞見》《萬國公法》等許多異類之邪書 充滿於國中 而所謂名士碩儒 好新尙奇之輩 淪胥而入 樂而忘返 更相稱美 而名與位祿不日而從 或有詰之者 從而爲之辭曰: 此是彼國記事之書 未必是滅倫敗常之敎也 從事於此者 要以廣聞見而開胸襟 未必是滅倫敗常之學也 噫! 只此一言 已是陷溺之甚者也 昔我純祖大王斥邪之敎 有曰: 顧一世好新之風 卽近世蠧俗之習 動稱考證名物 競倣艶異博奇 一轉而作索隱行怪 再轉而爲異端弗經 " 大哉! 王言 其眞萬世之大訓也 彼所謂"廣聞見而開胸襟"者 旣非六藝之科 孔子之術矣 此非索隱行怪異端弗經之謂乎 從古異敎 例皆騁其似是之非 以惑亂人心 終至於率獸食人 而人不之察也 墨氏之無父而託乎‘仁’之近 楊氏之無君而假乎‘義’之疑 鄕愿之亂德而借乎‘《中庸》’之似也 況乎耶蘇、利瑪竇心肝之所吐 熊三拔、萬濟國臟腑之所攄 其似也分錢 而其禍也山嶽 其近也毫釐 而其違也燕、越也 以之爲廣聞見開胸襟之資 是何異於飮酖毒而要以解其渴 食鉤吻而要以療其饑也哉? 夫所謂黃遵憲冊子䝴來 而達之天陛 揚之朝班 而其言曰: "彼之諸條論辨 相符我之心筭 洋人住中原 未聞中原之人皆邪學也 是果戴天履地者 所敢發諸口乎 是果與自爲者 有尺寸之間乎 夫水流濕、火就燥 正與正相求、邪與邪相應 不易之理也 如使殿下專對之臣 嚴正斥邪 澟如秋霜烈日 則彼安敢肆然而發此凶口乎 如使殿下之宰相執政 力持正議嚴毅而不可犯 則彼所謂專對之臣 安敢肆然進此悖言哉 由此觀之 殿下之使臣宰執 非殿下之使臣宰執 乃耶蘇之腹心 歐羅之內應 何意三千里箕聖古疆 至今日而陷溺於犬羊 五百年孔朱禮義 至今日而淪沒於糞壤哉 猶吾朱 陸之說 傳敎無害"之云 延師敎習之奏 婦孺皆知凶悖 使臣之以是說而進御者 殿下不能肆之市朝 宰執之勸殿下以牢確於聖衷者 殿下不能以尙方之劍而斫其頭 一二疎逖之臣 持正議而斥邪敎者 放流罰殛 如恐不及 未知殿下扶抑何若是差異也 若是不已 則臣等竊恐義煥、承薰之鬼將見其爲世宗師矣 孔、孟、程、朱之書 將見其爲世大禁矣 誦法孔、朱之士若存若亡者 將見其爲世凶黨矣 剃頭淨髮裂冠毁冕之禍 將見其迫于呼吸而不可復制矣 蓋爲所制 無變不有 事旣到此 悔之何及 人之言曰: "奚至若是立甚乎" 臣等以爲此不思之甚也 始也木偶之殉葬 而終焉七百之竝命 始也涓涓燄燄之微 而終焉洪溟原火之大 是其次第件事 自住不得也 況今日殿下扶抑之差異 豈木偶之小、涓燄之微哉 神州陸沈 四海腥羶 三百年於此矣 王春一脈 獨寄吾東 譬則天地肅殺立際 碩果高懸 而生意有待於結梢矣 此天地之所愛護、人物之所倚重 豈忍竝此剝蝕以爲純坤無陽之世乎 天地生物之心 決不如是之昧然也 殿下誠能順天意應人心 廓掃鬼魅之妖 高懸日月之明 闢聖路於旣堙 擎天柱於旣倒 則天助人順 不求利而自无不利 其爲功於天下萬世 可與大禹之抑洪水 周公之驅猛獸同其高大矣 豈不盛哉 伏願殿下奮發乾綱 斷死社之義 決戰守之計 立志以帥其氣 克己以御其下 刑家以及乎遠 收境內西洋之物 焚之通衢 凡臣隣之倡爲橫議 以脅持上下 造爲飛語 以誑惑遠邇者 斷其頭而懸之藁街 凡浸淫邪敎 樂爲虎前之倀鬼者 誅鋤遏絶 無使易種于吾東三千里之境 凡江華、德源旅館逗遛之洋 城內城外出沒無常之洋 盡數毆除 無使汙染我禮義之俗 凡扶正斥邪而得罪於殿下者 隨其才德之高下 聲名之微著 進之朝著、寵之祿位 任以興復討賊之職 咨以安民扶國之策 罷機務之衙 復五衛之制 移內營之費 厚軍卒之料 止巫佛之禱 遠俳優之戲 革宴逸之舊 盡憂勤之德 選任將相 親近師友 收召賢俊 放逐姦倖 裁省冗費 禁止奢華 廣開言路 翕受衆善 崇奬正學 屛斥淫汙 振肅綱紀 變革風俗 愛養民力 修明軍政 上下遠近 精白一心 持久如金石 信實如四時 則三軍之師 不戰而氣自倍 八路之民 不賞而心自固 風聲震動乎六合 義理洋溢乎八紘 東倭、西洋、北之俄羅 亦將慕我之義 憚我之威 而不敢加以無禮矣 伏見四道儒疏傳敎下者 臣等讀之未竟 益不勝拊膺而痛哭者也 殿下何故牢拒一國萬口一談之公論 至此極也 抑不但臣等之疏 在丙子初崔益鉉 李學淵 張皓根之徒所爭者此也 文纓如許元栻·劉元植 武臣如洪時中·黃載顯、布衣如李晩孫·金祖榮·金碩奎·韓洪烈等所爭者此也 詳略不同 邪正利害 安危存亡之大分 如出一口 殿下不惟不從 刑之流之 此聖主從諫之事乎 叔季拒諫之事乎 此謙然受善立事乎? 傲然自聖之事乎 只此一事 旣非吉祥可致之事 而向來嶺儒疏之批 近日傳敎之事 尤有甚焉 請具條陳 批曰: 斥邪衛正 又曰: 草薙禽獮 丙寅辛未之間 固可云矣 殿下萬機以後 何曾一日有斥邪衛正之政令乎 邪學之黨 曾於何時現捉 而草薙? 如此批敎書之史冊 天下後世當爲何如主也 殿下 試於燕閒之時更加思量焉 如此 尙可以默人口 何待爾言 之敎 明是訑訑自足謂人莫己若之病 大哉之王心 固當如是乎 聖批有曰: 他國文字 何必深究 於我無利害 誠可放過 禍將稽天 安得不痛辨乎 至於李晩孫之被罪 駭聽尤大 看人文字 領會其意 字句之小嫌 則略之可也 今左袒之說 雖不襯貼 其粗解文理者 皆可知矣 殿下急於鉗制 而公議益激 安得禁止乎 傳敎曰: 交隣修好 臣又或焉 舊日和好 果以皇帝僞稱 加我無禮乎 果接數千戶於東萊乎 果予德源之要地乎 果許仁川之咽喉乎 果迎入於天然亭乎 果迎入造紙署乎 果以我人學彼之奇技淫考乎 果有交易洋物之事乎 果有洋物駄入之事乎 果有惟其言是從之事乎 古之交隣 所以保國 今之交隣 削祖宗之地 竭生靈之血者也 又曰: 不解道理 退修學業 未知五典四維之外別有可解之道乎 反恐白晝魍魎 無得容於斯世也 臣不知所以奉敎也 又曰: 先敎後刑 臣等冥頑 不可奉敎 又伏見近日綸音頒下 固知聖意之謹嚴於斥和 而眷眷於反經 然其曰"雖不抉隱搜蔽"以下云云 臣等尤惑焉 今東萊、德源、都下之洋 依舊焉; 好新尙奇主和之輩 依舊焉; 鍊習洋技交易洋貨之事 依舊焉 若是而可謂樹德乎 可使正道斯行乎 凡前日斥和 得罪於殿下者 赦其罪而用其策 胡乃只設文具以鉗萬口、以塗萬目爲良策也 臣等疏首若干人 殿下之力 可以刑之於司寇矣 可以竄之於嶺海矣 可以肆之於市街矣 若夫八路萬姓 家家而怨咨 人人而憤恚 殿下之力 不得以制之矣 殿下作此無前之過擧 而漠然不悟 無他 由不事學問 故知不足以燭理 心不足以勝私 甘於宴安之毒 悅於讒侫之誘也 殿下不學 豈有他哉? 由其宰相以下 頑鈍嗜利無恥之輩 深恐聖學聖德 將就必將進賢退奸 敍秩命討 吾輩不得接踵其間 而從其所欲也 自初至今 弁髦經筵 屛棄賢俊 以道學爲腐儒無用之物 以流俗爲才智可使之人 抑揚予奪 一任胸臆 致誤聖明 至於此極 其罪可勝言哉
백과사전 연결하기
▣ 인용 디렉터리
백과 참조
1881년
 
조선책략
목록 참조
 
외부 참조
 
▣ 기본 정보
◈ 기본
홍재학(洪在鶴) [저자]
 
◈ 참조
 
▣ 참조 정보 (쪽별)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기록물 > 개인기록물 해설본문  한문  한글  수정

◈ 江原道儒生洪在鶴等疏略 (강원도유생홍재학등소략) ◈

©2004 General Libraries

페이지 최종 수정일: 2004년 1월 1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