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 여러분! 반갑습니다.    [로그인]   
  
키워드 :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기록물 > 개인기록물 한문  수정

◈ 尹致昊日記(윤치호일기) (1884년) ◈

◇ 12월 ◇

해설목차  1권  2권  3권  4권  5권  6권  7권  8권  9권  10권  11권  12권 윤치호

1. 12월 1일 (음 10월 14일)

1
◈ 入侍 / 穆麟德의 鑄錢器械購入 / 李祖淵 / 來穆麟德의借款說 / 日本銀行借款 / 劉昇熙
 
2
(晴, 愼, 十二月初一日, Monday) 在館讀新聞, 夜詣闕, 達夜奏, 木(穆) 氏購來造銀貨器械, 出何計策耶, 上似有難對色, 盖以余前日曾防其計故也, 上曰, 今開一銀礦, 而出銀一年可量十萬兩, 李祖淵與木(穆) 편자주 獻, 購來德國小小做幣器械, 欲做汞錢也, 如美使問之, 以此答之也, 奏曰, 原來我國鑄錢與否, 美使何所干涉, 又何能關係, 但美使論其利害耳, 又奏曰, 聞木人以稅關稅爲質, 欲借金云, 然耶, 上曰, 否也, 前有自日本銀行借金一次耳, 彼何敢擅借耶, 奏劉昇熙依前日別單施級事, 曉三時歸家宿。
 

2. 12월 2일 (음 10월 15일)

1
(晴, 愼, 初二日, Tuesday) 宿至十時半, 起歸館, 日寒冷, 家宿。
 

3. 12월 3일 (음 10월 16일)

1
(晴, 愼, 三日, Wednesday) 在館, 夜詣闕, 宿公事廳一夜。
 

4. 12월 4일 (음 10월 17일)

1
◈ 金玉均 / 「타운센드」 / 郵政局宴會 / 洪英植 / 「푸트」 / 金弘集金玉均, 徐光範 朴泳孝, 閔泳翊韓圭稷, 李祖淵閔丙奭穆麟德 「아스톤」, 島村久「스카더」, 川上立一郞 / 尹致昊 / 火焰大起 / 閔泳翊 被刺 / 王의 景祐宮移御 / 朴漢應 / 王의「푸트」勞問 / 邊燧 / 「번아도우」 / 楓玄哲 / 李載元沈相勳徐載弼 / 柳載賢金奎復 御在所의 警備 / 竹添島村 入侍 / 負商 / 趙寧夏 / 閔泳翊의 穆麟德家에서의 治療
 
2
(晴, 愼, 四日, Thursday) 早退自公歸路, 訪古愚, 傳致昨夜上賜銅錢百餘兩於音拖雲孫(處干條, 원주古愚歎時事之日非, 歸館, 晩七時伴美使與書記, 往郵政局參宴, 座首洪英植, 上客福特, 座右金弘集, 餘金玉均·徐光範·朴泳孝·閔泳翊·韓圭稷·李祖淵·閔丙奭·木人·阿須頓·島村久·司各德(·川上立一郞, 依次左右列坐, 余在福公之次, 夕宴幾畢, 人報後面火起, 座客起而觀之, 磚洞近處, 火焰頗大, 乃更就座, 美使曰, 我國有人甚靜重, 夜與客同寢, 近家失火, 傍人驚駭, 主人以手撫其壁而語曰, 吾室之壁甚冷, 可知吾家無火, 何如此驚動哉, 以此一言, 可知其人之鎭重, 余方欲譯之, 使諸人皆聽, 而多驚惶彷徨者, 乃將譯言于洪琴石之際, 見木(穆) 편자주 氏欲辭去, 美使悶其何意, 木(穆) 편자주 曰, 失火處近於吾家, 不得不往見, 又見李·韓兩使欲去, 盖以其將任, 欲往鎭火也, 忽有一人自外呼苦而入, 流血滿衣, 面色蒼黃, 滿座驚看, 見是閔芸眉, 被暗剌連耳和頰, 割至幾墮, 外面又有喧嘩, 若將有事, 諸客俱奔出後面, 余亦共奔, 見美使尙在食堂, 與木(穆) 편자주 也共救護芸眉(楣) 편자주 , 余乃回身入堂, 急問司書記持銃與否, 司書記曰有, 又問美使帶銃有無, 美使曰, 下人帶來, 余乃出堂呼龍基, 尋銃給美使, 此時韓使及閔承旨, 脫冠解衣, 欲雜于人中, 逃奪爲計, 韓使一面令集帶來兵丁, 塡丸于銃, 執劒于手, 以爲戒嚴, 余勸其速下號令, 又願得一挺兵器, 以爲防身之物, 忽聞一聲砲響, 衆人俱驚, 兵丁棄鎗擲劒, 飛也似越墻奔逃, 各處下人及諸客, 俱奔出後門, 無一介遺落, 但見美使及書記官及余立在廳上, 見勢頭不好, 請美使與書記奪路歸館, 共出門外, 望大路而走, 欲往日本館求救, 而路遠且美館無人看護, 美使夫人乃催步歸館, 遣人日館, 請幾人兵丁, 而到曉不來, 龍鎭自桂洞家來報, 說三殿播遷景祐宮, 日本兵把門護衛甚密, 不容一人擅意出入, 後營兵在外護衛云, 曉四時頃, 上遣朴漢應,勞問美使, 小焉邊燧來傳上意, 請美使詣行宮, 共避不虞之變, 余曰, 聞今行宮無室屋可居, 日寒如此, 而請美使及英德內外俱來, 其苦冷當何如哉, 如是而又必無變, 明外國人必笑我人之㤼也, 如上有意保護外國公館, 何不送五十名或百名兵隊守護, 如此可免外人之受苦, 可生我政府能派兵護館之光, 君其以此奏達如何, 邊燧托朴漢應奏此, 卽自往英館, 余述對邊燧說一張于美使, 美使稱是採納, 小頃, 阿領事來, 與美使議去留, 竟決議不往, 托余詣行宮奏此, 又令蕃於道同行, 以防不虞, 余與蕃君, 聯步到行宮, 兵丁執銃, 環衛宮外, 余扣宮門, 見楓玄哲, 細述來意, 門開隨入到御在所, 古愚·春臯·琴石·緯山在此, 兵判李載元·圻伯沈相勳·士官長徐載弼, 其餘諸人俱拔劒在手, 環衛滿室, 柳載賢·金奎復諸中官侍衛, 而諸官皆是平服, 便室有竹添·島村在座, 小焉, 上命余入御室, 拜謁天顔, 滿面惱色, 坤殿改服, 和在侍女坐中, 東宮宕巾周衣, 彷徨不定, 侍女環侍, 愁色滿室, 蒼黃悽愴之景, 令人淚流沾巾, 咽塞語難成說, 上用溫旨, 和色諭解, 纔定悵懷, 奏曰, 美使言內, 如有保衛兵, 當詣宮陛見云, 未知上意如何, 上卽命遣兵丁, 護來美·英兩使, 乃拜退, 指揮左右營兵二十名與蕃君率兵, 向美館發行, 又有 負商二十名隨後, 路由校洞, 入蕃君寓看檢, 卽歸館, 已有日兵四人來住作番, 余請美使, 還送負商, 以其留無所益而徒增喧嘩也, 時月已墮西, 日已白矣, 專(傳) 편자주 上意召命, 約趁早陛見, 因和衣 困倒, 身困神惱, 猶有萬緖極慮, 睡未得成, 此是此夜所經, 而尙有漏記, 略記如此, 如趙惠人寧夏, 扣宮門而不能入, 宮內外門把守緊密, 使內外聲息不通, 不容內外人往來隨意等說, 俱漏更記, 閔芸眉臥在木(穆) 氏家, 而美醫往施調理之方, 而見甚難治云, 可哀。
 

5. 12월 5일 (음 10월 18일)

1
◈ 「푸트」·「아스톤」의引見 / 竹添公使 / 諸殿의 桂洞宮移御 / 柳載賢被殺 / 閔泳穆·閔台鎬·趙寧夏의 被殺說 / 朴泳孝洪英植徐光範李載元 / 「젬부쉬」引見 / 閔泳翊 穆麟德 / 諸殿還宮 / 尹雄烈尹致昊邊檖 / 領議政洪英植
 
2
(晴, 愼, 五日, Friday) 早起, 伴美使英領, 詣行宮陛見, 上厚意勞問畢, 美英兩使俱奏曰, 世界萬國, 無不有些小變動, 而乃成完局, 而今貴國有此驚變, 亦不過煩聖慮, 以大君主明聖, 何患國事不寧, 因退, 與竹添談話, 十時頃, 諸殿移御桂洞宮, 聞柳載賢, 昨夜欲以火藥發火, 發覺被斬云, 一二營使俱被殺云, 閔泳穆·閔泰·趙寧夏, 皆被殺云風聞難信, 원주朴泳孝命爲前後 營北使, 洪英植命爲左右營兼使, 徐光範命爲外衙門署理督辦, 李載元拜爲右議政, 十一時 頃,德使入來陛見畢, 三使俱拜辭退館, 時道路充塞, 人肩相接, 轎馬難通, 歸館之路, 與美英 德使入木(穆) 편자주 氏家, 問芸眉病, 木(穆) 氏大論日兵之警衛, 雖無背公法之理, 而防塞緊密, 水泄不通, 是何理耶云, 歸館飯畢, 往桂洞家, 覲親而晩歸家, 是晩美使往看芸眉 (楣) 편자주 ,館宿, 是晩, 諸殿還宮, 人心稍定云, 是晩, 與家親共論金氏等行事, 無識不理, 沒智暗時之事, 聞除授刑曹判書之職于家親, 余及邊燧除授外務衙門參議云,古愚諸人, 行事急燥可恨, 況除授余輩以此等之職, 是誠何知覺何所用, 可惜可惜,琴石, 爲領議政云。
 

6. 12월 6일 (음 10월 19일)

1
◈ 尹雄烈의 政變失敗論 / 淸兵의 大內擊入 / 「아스톤」 / 尹雄烈 / 群衆의 日本人殺害 / 「알렌」 「번아도우」 / 竹添의 歸館 / 穆麟德의 洋服改着
 
2
(晴, 愼, 六日, Saturday) 是午後, 往拜家親, 家親預料古愚諸人事, 必敗有幾條, 第一, 威脅君上, 非順而逆, 其敗一也, 第二, 依恃外勢, 必不能久, 其敗二也, 第三, 人心不服, 變將內起, 其敗三也, 第四, 淸軍傍坐, 初雖不知緣由而默然, 一知其本由, 必驅兵而入, 小不敵大, 以些小日本兵, 何能敵淸兵之多, 其敗四也, 第五, 假使金朴諸人, 能順遂其志, 已殺諸閔及上所親愛之臣, 此背違乾坤殿意向也, 忤君父母之志, 而能保其位勢乎, 其敗五也, 第六, 如金朴諸人之黨, 多夥能充朝庭, 則或可有可爲之道, 而二三人, 上失君愛, 下違民心, 傍有淸人, 內受君母之憎恨, 外無黨朋之助輔, 而能圖其事順成耶, 其事必敗, 而反不自覺, 愚哉恨哉, 且欲攬余父子, 以作同黨可畏, 然從之則爲逆, 爲逆則卽亡, 可謂進退維谷, 何以爲之則好耶, 乾坤不知我淸白心懷, 必想以爲那輩同黨也, 豈不可寃且痛哉, 父子相與痛歎, 以愼戒爲上, 相勸而馳歸館, 時約午後四時頃也, 比到歸館, 卽見兵丁往來奔走, 聚口會耳, 足忙喘急, 如遇變事, 問其由, 對曰, 聞砲聲連發于闕內, 人民逃走於路上, 想必淸人率入大內, 與日人接仗也, 余未之信, 而第令戒嚴, 小焉, 阿須領夫妻及其屬員, 俱來會美館, 以圖團聚相保, 此時銃聲繼續不已, 於焉日暮, 家親改着常人之服而來臨, 仰詢事由, 家親曰, 何出我所料, 今淸人擊入大內, 我人民軍兵, 乘此機會, 助淸倒戈, 日人應之以砲, 九重宮闕, 卒成干戈戰場, 三殿聖位, 方在危急境界, 欲單力赴難, 而世人不知我本心, 反以我爲金氏之黨, 盖以除授秋判故也, 則以今之勢, 人必疑我欲害之, 豈非可畏可寃, 故尤先逃出至此, 更作後議, 當是時, 人民喧擾道路, 不可記錄, 時約黃昏, 日本人荒木, 走到言內, 路上人遇日人必害之, 美英男女, 無不懷懼, 另圖戒嚴, 夜, 家親欲往濟浦爲暫住, 而城閉不得出, 夜深後, 避往德熙家, 是夜, 諸人俱不能穩寢以達夜, 英館阿連把前門, 蕃於道指揮兵丁守護, 是夜, 慈親移住萬福家, 街童役夫, 走入軍器庫, 任意取出武器, 橫行路上, 檢看行人, 以尋探日人之變服者, 是夜, 竹添率兵, 退歸其館云, 是日, 木人改着洋服云。
 

7. 12월 7일 (음 10월 20일)

1
◈ 王의 袁陣移御 / 竹添과 日本軍의 仁川退歸 / 尹致昊父子와 政變 / 「金玉均輩의 妄發」 / 日本公使館·金玉均家燒燼 / 趙秉鎬 / 金弘集
 
2
(晴, 愼, 七日, Sunday) 是午, 上幸下都監袁陣云, 是晩二時頃, 日本使率其軍, 退歸仁浦, 路街喧咈, 較昨無減, 終夜戒嚴, 不能成寐, 且我父子, 雖非同謀, 我與古愚諸人, 前日友誼出衆, 同升秩位, 無非受人疑想處也, 想到諸事, 可謂有國難奔, 有家難投, 噫, 古愚輩之妄發, 上而敗國事, 下而擾民情, 公而使開化等事蕩敗無餘, 私而使家族亡破不全, 一念之差, 萬事倂敗, 何其愚也, 何其悖耶, 況使如我無罪輩, 上有君臣之疑, 下受人民之慊, 可不愼哉, 擇言不用, 古愚無勇, 是晩日館燒盡, 古愚家燒盡, 夜大雪, 夜自外務督辦趙秉鎬照會美使, 請其陛見, 金弘集大拜左相。
 

8. 12월 8일 (음 10월 21일)

1
◈ 袁世凱 / 陣陳樹棠館 / 「푸트」·尹致昊의 陛見 / 諸公使에게 竹添과의 講和交涉을 下敎함 / 尹致昊父子의 無罪 / 洪英植과 士官生徒의 被殺 / 金玉均·朴泳孝·徐光範·徐載弼의亡命 / 「푸트」의 日本人 護送 要請 / 陳樹棠 / 徐載昌의被囚 / 閔泳翊
 
2
(晴, 愼, 八日, Monday) 是早十時, 伴美使英使, 往袁陣, 美使爲我懼六戒勿往, 余曰, 不往似有罪, 因同行, 美使乘馬, 以轎子讓余乘之, 其誼可感, 共到陳樹棠館, 齊至袁陣, 諸使陛 見, 勞問畢, 上請諸公使, 親往濟物浦, 會晤竹添, 合同商議, 講和兩國, 諸使承命而出, 是早陛 見時, 余奏曰, 臣父子立在萬人可疑之地, 惶懼無任, 上曰, 予知汝父子無罪, 其勿慮, 聖恩感謝, 聞洪琴石被民亂殺, 士官生徒之半被殺, 金·朴·兩徐俱逃云, 聞朝廷定古愚話人之罪, 將 治以逆律云, 有上疏請孥戮洪氏家者, 是日, 上謂余曰, 金·朴等, 欲害汝父而不果者, 以汝在美館故也, 美使, 請朝鮮政府送兵丁, 又送淸軍, 以押送日人避在美館者, 盖如此, 可緩日人怒也, 退歸館, 日前, 陳樹棠來訪美使, 美使勸其勿開兵端, 坐看時變, 館宿, 聞徐載昌被囚云, 聞日前暗擊芸台者, 是載昌云。
 

9. 12월 9일 (음 10월 22일)

1
◈ 「번아도우」의 日本人 護送 / 入侍 / 「푸트」夫人의 留京 下敎 / 「푸트」 「아스톤」 / 郵征局血宴
 
2
(晴, 愼, 九日, Tuesday) 是早, 蕃於道, 率我國兵丁與淸軍各二十人, 護日人男女合廿餘人, 發往濟物浦, 余托洋銀三百六十圓于蕃君, 使存貯于第一國立銀行, 晩詣袁陣, 奏美使內外, 明將發往濟物浦事, 黃昏歸館, 夜家親與朴知事, 奉命來請留美夫人在京勿去, 以美夫人 一去, 市民疑有事變, 必擾騷不安故也, 然而美使以去意已定, 不從之, 美使與阿領事語曰, 十七日夜郵局血宴, 決不可恕云。
 

10. 12월 10일 (음 10월 23일)

1
◈ 「푸트」夫人의 留京下敎 / 美英德使의 仁川行 / 景德宮還御
 
2
(晴, 愼, 十日, Wednesday) 是早, 美使曰, 聞貴主上, 願留荆妻, 以鎭民心, 聖意如此, 何敢不從, 荆妻將留此也, 小焉, 朴知事及朴漢應來專(傳) 편자주 下敎, 請美夫人之留, 美使備感謝之意, 十時頃, 美使共英使內外·德使, 發行仁濟浦(, 是夕, 上還御于景德宮, 在館。
 

11. 12월 11일 (음 10월 24일)

1
◈ 諸殿의還御
 
2
(晴, 愼, 十一日, Thursday) 在館, 是日, 坤殿·東宮·大王大妃還御, 臣民慶賀, 在館。
 

12. 12월 12일 (음 10월 25일)

1
◈ 「푸트」의 歸京 / 各國公使의 韓日講和交涉 / 陳樹棠 / 「푸트」의·金玉均·朴泳孝의 誤事 恨嘆
 
2
(晴, 愼, 十二日, Friday) 是晩, 美使歸京, 當時滿朝及市民, 俱待美使之回, 及其回也, 皆願聞濟物浦日人擧動, 爭來探問, 美使曰, 竹添公使, 無全權, 故不能決戰和, 只報根委于其政府云, 各國使, 只和解其公文中激辭怒意云, 是夜, 陳樹棠, 遣其屬官于美使, 長話而歸後, 美使言于余曰, 陳氏大懼日人將開戰端云, 美使大恨金·朴諸人之激擧誤事, 在館。
 

13. 12월 13일 (음 10월 26일)

1
◈ 閔妃의 尹致昊慰勞 / 卞元圭 / 「푸트」·尹致昊에 대한 與望 / 穆麟德 / 白娘姜氏가 本家로 돌아감
 
2
(晴, 愼, 十三日, Saturday) 晩四時頃, 詣闕拜謁三殿, 坤殿用溫旨慰勞, 感謝感謝, 奉今晩引見美使之敎, 卽歸館, 時已五時, 太晩不得, 更延以來午, 余將詣闕奏此由, 到闕門, 得卞參判(書, 知引見美使已延明日下午一時之報, 卽往桂洞家, 小歇歸館, 近日輿論曰, 能使日人戰者美使也, 又能使日人和者美使也, 而能使美使爲我國講和者尹致昊也云, 又曰, 木(穆) 氏及諸使與日使議事, 日使小不動念, 而惟美使能使日人畏敬, 而美使反袖手傍觀, 甚可懼云, 此是木(穆) 편자주 也及諸奸之陰計也, 是午後, 毛橋娘, 移處桂洞家, 姜氏歸于其本家。
 

14. 12월 14일 (음 10월 27일)

1
◈ 趙秉鎬 / 「푸트」의 陛見 / 各國公使와 竹添과의 會談內容 / 領事階見의 非 / 「아스돈」 「젬부쉬」 穆麟德 / 「포크」 / 入侍 / 尙沄 / 鄭南臯 / 「번아도우」 / 國事의無望 / 穆麟德金弘集 / 金玉均·朴泳孝의 激擧恨嘆 / 穆麟德의 日本派遣
 
2
(晴, 愼, 十四日, Sunday) 是午後二時, 美使往外署, 與趙督辦禮畢, 共詣闕陛見, 上勞問畢, 下詢其使事之如何結果, 美使對曰, 奉命而往, 與日使合議,日使竹添無全權, 故外臣與各使, 只和解其公文中激怒語氣, 而與日使所言如左, 謹誦以升聞, 第一, 外臣等說明, 日前激動, 素屬二三人不察誤擧, 本非朝鮮政府主意, 第二說明, 朝鮮君主及政府, 切望與日本續舊好講和誼之事, 第三說明, 凡事必以和解爲主, 以干戈結事, 不美之事, 第四說明, 無兩國政府相對惡意, 而以二三人弄奸, 開戰相爭, 不是勝事等說, 俱載于竹添公文中送之, 而外國使等, 當極力講和, 而如日人決意不從, 亦無奈何, 幸勿太望外人之必能成事也, 又半笑曰, 貴政府如送特使于日本商議, 則事必力半功倍也, 上稱合聖意, 因請美使, 同往日本, 以成和誼, 美使對曰, 如有效力處, 敢不如敎, 謹當商量後奏達也, 美使先歸館, 上諭余曰, 言于美使, 如其以往日本爲好, 可往, 如其以留此爲好, 願其勿往留此, 甚好甚好, 奉命而歸到闕門外, 見德館書記官詣闕前日以公使及領使(事) 편자주 之分, 曾不許阿須頓陛見, 而一經危境, 便使領使陛見, 歎哉痛哉, 如此見弱而猶望餘事乎, 我者, 美使逢德館書記于外署之時, 德使曰, 彼不詣闕云, 今美使纔歸便入, 其奸可痛, 蔽一言, 木(穆) 氏作祖, 金氏(做孫, 淸軍爲首, 奸小爲肢, 我國已亡, 何所望哉, 원주歸館, 適有福久氏書, 自忠州上來, 言路上人心甚危云, 美使請余往闕, 言于公事廳, 送人接來, 時約晩五時, 奏福久事于上, 上卽諭別軍職兩人, 率人往接已前, 業有尙沄及南臯, 奉命分路往接矣, 원주畢, 卽歸家喫晩餐, 蕃於道尋來請曰, 聞福久在路上或恐有誤, 實放心不下, 今欲出城迎接, 而城門已閉, 幸望君爲我奏此, 開門放行是希日前, 上下敎送人分路往接, 今夕又有五六人奉命往接, 必無危事, 而猶此不信, 務欲自往而後, 快於其心, 我國之見侮, 雄上意如彼, 而不能使, 人放心, 豈不可恨可歎哉, 不覺悵然傷心 원주, 余應諾而詣闕奏此, 上卽諭二武監二別軍官, 持馬牌伴蕃於道, 往迎福久, 余引此諸人歸館, 時已十時, 蕃氏卽發往廣州, 自五六日前, 嬰感咳嗽叫苦, 盡夜奔忙, 調攝不得, 爲國事耶, 爲家事耶, 想到國事, 更無餘望, 至於開化獨立等, 復無動舌者, 凡百政治, 莫不自木(穆) 也·金左閤(號令施行, 想到此邊, 金朴激擧, 尤極可恨痛, 夜, 上曰將使木(穆) 也作副大臣, 派送日本, 願留美使留京上意如此易變, 豈可望人之畏且敬哉, 木(穆) 편자주 氏想日人必不開戰, 故自請此行, 如幸日人講和, 欲以此作自己功勞, 自作朝鮮副王之計也。 원주
 

15. 12월 15일 (음 10월 28일)

1
◈ 「푸트」夫人의 閔妃陛見 / 閔妃의 事變講說 / 尹雄烈 / 穆麟德 / 德·美英使에 대한 世論 吳鑑의 被殺 全權大臣徐相雨·副大臣穆麟德
 
2
(晴, 愼, 十五日, Monday) 是晩二時, 伴美夫人詣闕, 坤殿賜夫人坐, 美夫人陛見之時, 淚流沾巾, 可見其愛情也, 坤殿講說自十七夜, 被驚播遷如何, 金·洪·徐如何告變, 及如何背負三殿走出慶祐宮, 闕內有放砲驚人者, 及三營使遇害事, 柳載賢被斬事, 及金·朴擅自陞秩授爵事, 及還宮後, 淸人欲入來不能, 虛放銃砲, 却有日人塡丸相擊, 先傷淸人及我國兵丁事, 坤殿·東宮避亂北廟事, 袁世凱如何保護事, 及淸人果是可感事, 及謀黨口招內, 金·朴等欲廢今上龍位, 得他人代立, 以朝鮮爲日本屬國事, 兩閔一趙被誅, 上呼名入門而害之事, 一場愁擾景狀, 美夫人大傷之, 四時頃歸館, 歸路拜訪家親, 家親戒余勿談木(穆) 也之短處, 又曰, 今世人皆曰, 推德使, 極力爲我國圖謀好事, 而英米兩國使, 袖手傍觀云, 歸館宿, 聞吳鑑被殺云, 夜雪, 昨日, 自外署照報于美使, 言徐相雨爲全權大臣, 木仁(穆麟) 편자주 德爲副大臣云, 七時頃, 福久無事歸館。
 

16. 12월 16일 (음 10월 29일)

1
◈ 「포크」「젬부쉬」의仁川撒歸 / 世論에대한「푸트」의不滿 / 劉大致의 日本亡命 / 尹雄烈 趙軍職 / 美國의 援助要請 / 「포크」「번아도우」
 
2
(晴, 愼, 十六日, Tuesday) 是早, 余言世人稱讚德使之事于美使, 美使曰, 德使撤其館而 去, 在濟物浦, 余猶以朝鮮君主之意, 留在京城, 以待萬一之效力, 而世人尙如此, 不分人之等分, 信誼之加減, 可怪可恨, 若人不止此等暗昧思想, 余必撤歸也, 在館, 修積日日記, 昨日, 聞大致同往日本云, 是晩, 家親與趙軍職, 來訪美使, 專致上意, 如有事, 願美使極力周旋及以 軍艦相助事,美使應諾, 家親與軍職與福久, 語全恃美人事, 夜與福久蕃於道兩人, 共談去時亂事一場, 福久大爲諸人哀傷之。
 

17. 12월 17일 (음 11월 1일)

1
◈ 「푸트」의 日本行 決心 / 代理公使「포크」 / 入侍 / 趙秉鎬
 
2
(晴, 愼, 十七日, Wednesday) 是朝, 美使定決前往日本之意, 以福久爲代理, 請余 同行, 以將與朝鮮使臣商議故也, 是午, 帶美使報自己將往日本之事于外務卿之書, 詣闕奏之, 因請得親筆書狀, 以給美使, 夜歸館宿, 是早, 趙督辦發往仁川。
 

18. 12월 18일 (음 11월 2일)

1
◈ 美國汽船「트렌톤」號 / 入侍
 
2
(晴, 愼, 十八日, Thursday) 是早聞美軍汽艦투렌톤(Trenton) , 昨日來到仁川, 是晩툰렌토(투렌톤) 편자주 士官, 率兵丁十人上來, 是晩詣闕, 卽退歸館, 夜十時頃, 陪家親往家宿。
 

19. 12월 19일 (음 11월 3일)

1
◈ 閔丙奭 / 「푸트」 / 美水師提督의 留京 下敎
 
2
(晴, 愼, 十九日, Friday) 在館, 是晩六時頃, 閔丙奭, 奉命來訪美使勞問畢, 因傳上意曰,聞水師提督來在仁濟云, 請美使善作紹介, 美使東行之後, 請水師提督留京爲好爲好, 美使曰, 當如敎善勸也, 因致勞問于美使夫人而去, 館宿。
 

20. 12월 20일 (음 11월 4일)

1
◈ 「순신창」 / 金允植 / 「푸트」의 韓日間交涉을 相議하지 않는 데 대한 抗議 / 金允植의 變亂根末說明 / 閔泳穆閔台鎬 趙寧夏 / 金玉均 朴泳孝
 
2
(晴, 愼, 廿日, Saturday) 是早, 得牛車載送美館什物于仁濟順信會社(Sun Sing chang) , 晩, 兵判金允植來訪美使, 美使曰, 貴政府當此時臨是事, 應與本大臣商議, 而外署與日使往復書事, 及貴政府如何處事, 一不使本大臣與知, 事甚訝惑, 雖無貴政府相議, 大抵事情, 已有各公領通知, 本大臣業能了悉, 而貴政府待本大臣不宜如此, 況本國與本大臣, 一心爲貴國謀好者乎, 兵判辭, 我國外署官人, 因怱擾不遑細委相報, 實愧悚無地, 而豈不欲與貴大臣商議而然耶, 幸望恕之, 其間與日使往復文件, 方在外署, 葺稿以呈爲計也, 因述去時亂事根末, 及日人以兵相助之據曰, 去十七日晝在泥峴, 日兵磨劒掃銃, 整隊嚴列, 申時量, 已會校洞日館, 而砲丸軍備, 以馬以車, 繹絡載路, 輸到日館又於是晩, 日本士官一人, 與我國人一名, 來景祐官, 周覽駐陣處, 又於翌曉在慶祐宮時, 陟山乎兩閔大臣及趙輔國, 隨其入而劒擊之, 由此觀之, 日人雖不手刃之, 豈可逃挾兵助奸之罪哉, 且曰, 金·朴等主意如此, 以握政權, 以我國附屬日本, 背反中國, 如琉球一樣計, 此豈非可惡可恨哉, 又有許多話, 而大抵不出於此等言, 圍美使隨聞隨記之, 在館宿。
 

21. 12월 21일 (음 11월 5일)

1
◈ 金弘集 / 「푸트」의 穆麟德 詰責 / 「急黨의 悖擧」 / 金弘集의 兪吉濬出送要請 / 尹雄烈 / 金允植 / 「푸트」의 開化論 / 閔妃가「푸트」夫人에게 내리는 御筆別狀 / 徐相珏
 
2
(晴, 愼, 廿一日, Sunday) 是日午前, 左相金弘集, 來訪美使, 美使責木人不與自己議事及 無一言相及, 而發往濟物浦事, 又日木(穆) 편자주 也雖有才幹, 而行事多愚蚩事, 左相, 二爲木(穆) 편자주 氏, 說明其因擾不能與美使往復商議事, 又勸美使忍私怒而先公務, 恰如爲自家父祖發明, 美使笑而稱是我國有如此左相, 有如此兵判, 有如此外務顧問, 何患國, 事多艱, 民情窘迫哉, 恨哉忿哉, 急黨悖擧, 誤國如是其甚 원주是日, 左相請美使, 勸其政府, 出送兪吉濬, 以備傳語官之任云, 是晩家親來訪美使, 歎當時我君王, 坐在威脅中, 凡事不能自由, 左相(金弘集) 편자주 ·兵判(金允植) 편자주 爲先鋒, 木(穆) 편자주 也爲後陣爲謀主, 淸軍作圓陣作方陣, 圍君主在垓心, 一切開化等說, 無人敢開口, 又曰, 當時政府, 一以斥退庶族爲主, 美使曰, 此是貴國劫運未了故也, 不如靜待時月, 務與外國, 廣開商業, 然則日新之工, 不圖而自成, 頑舊之習, 無攻而自破也, 晩詣闕拜辭列殿, 奉得坤殿御筆別狀, 以美使夫人所請也, 東宮御賜紗笠一件, 歸館, 專致御筆別狀于美使夫人, 是夜, 慈親來別美夫人, 夜歸家宿, 時約十二時也, 是日, 美使言徐相珏無罪之事于左相, 請其保護勿刑。
 

22. 12월 22일 (음 11월 6일)

1
◈ 「푸트」內外·「타운센트」등의 仁川向發
 
2
(陰, 愼, 廿二日, Monday) 早歸館, 十時頃束裝畢, 伴美使內外其書記及陁雲孫與軍艦士官兵丁, 而發向仁濟浦, 半路覺頭痛, 終日叫苦, 來仁濟, 美使夫婦直上軍艦, 余與司書陁雲留宿順信昌, 夜雨。
 

23. 12월 23일 (음 11월 7일)

1
◈ 趙秉鎬 / 雨亭 / 「순신창」 / 穆麟德
 
2
(晴, 愼, 廿二日, Tuesday) 早往見趙督辦, 督辦歎我政府無人盡心爲國者, 逢雨亭, 夜 宿順信昌, 是日, 美使上陸, 訪各國公領而歸船, 是午, 木仁上京。
 

24. 12월 24일 (음 11월 8일)

1
◈ 「푸트」 / 趙秉鎬 / 徐相雨 / 투레톤號
 
2
(晴, 愼, 廿四日, Wednesday) 是午, 美使與水軍提督及艦長, 升陸來訪趙督辦,全權大臣徐相雨來到, 晩三時, 伴美使與諸人, 共往투렌톤一宿, 是午, 美使夫婦及水軍提督艦長, 來日館, 喫午餐, 夜雪。
 

25. 12월 25일 (음 11월 9일)

1
◈ 美國國書 / 「오시피」號 / 「푸트」夫人의 歸國 / 「순신창」 / 韓日關係의 好望 / 雨亭 / 淸提督丁汝昌의入京 / 淸總兵方定祥 / 徐相雨
 
2
(晴, 愼, 廿五日, Thursday) 早起譯藪美國大總領國書, 八時, 伴美使及司書記, 移來吳時皮(Ossippee) 船中, 美使夫人搭투렌톤, 發往長崎, 數年同居, 今此作別, 殊切悵缺, 來到吳時皮時, 風波頗作, 船擾不定, 因覺眩疾胃逆, 盖連日惱勞, 兼苦感祟, 氣神俱疲故也, 不得已請于美使, 下陸, 來順信昌, 假定寓所, 修上平書于家親, 備述水師提督帶國書往故不得上京事, 美使言內, 與日本關係大有好望云事, 美使艦長來十三日上京事等, 托雨亭送之, 獨宿順信昌舍, 寒冷頗苦, 是日, 聞淸國水軍都督丁汝昌, 率兵三十人上京, 又與總兵方定祥, 將帶兵不日東來云, 督辦以此由送書于美使, 是夜徐全權, 向南陽馬山浦而去。
 

26. 12월 26일 (음 11월 10일)

1
◈ 「오시피」號 / 徐相雨 / 穆麟德 / 「순신창」 / 「버나도우」 / 雨亭 / 日本公使館宇
 
2
(晴, 愼, 廿六日, Friday) 十一時頃, 往吳時皮船, 傳督辦報淸兵東來之書, 及徐全權報向馬山浦發往之書, 及木(穆) 氏書于美使, 得美使答木(穆) 편자주 氏書, 而歸順信昌, 得蕃君信函, 是晩托慈主前上書于雨亭送之, 宿於順信昌, 聞我政府准備館舍于南門外尾洞, 以爲日本公使暫住之署云。
 

27. 12월 27일 (음 11월 11일)

1
◈ 趙秉鎬高永喜
 
2
(晴, 愼, 廿七日, Saturday) 是早十時, 趙督辦·高參議(, 發往京城, 日氣稍解, 順信昌獨宿。
 

28. 12월 28일 (음 11월 12일)

1
◈ 金弘植 / 「순신창」
 
2
(晴, 愼, 廿八日, Sunday) 朝, 金弘植下來, 夜宿順信昌。
 

29. 12월 29일 (음 11월 13일)

1
◈ 「푸트」·竹添등의 上京 / 閔泳翊 ―「도루집어흥」 / 洪英植 / 金弘集
 
2
(晴, 愼, 廿九日, Monday) 早發伴美使·艦長及士官上京, 昨早, 竹添上京, 是夜, 家親當直, 宿美館, 陪宿, 聞近日世論評芸眉曰, 도루집어흥이, 盖以其前薦洪英植於上, 而爲其所擊, 後薦金弘集, 而金氏反欲擯置一隅故也。
 

30. 12월 30일 (음 11월 14일)

1
◈ 入侍 / 世人의 尹致昊評 / 趙秉鎬 金允植穆麟德陳樹棠
 
2
(晴, 愼, 卅日, Tuesday) 是晩詣闕, 奏與日使往復不決, 不如會同各使, 一辦是非之事, 當時世人, 目余曰日黨, 往仁濟則曰走歸日本, 歸京則曰爲內應, 余言無干戈之患, 則曰爲日人以緩我淸兩國兵備, 余言將有戰爭, 則曰恐嚇人民, 甚哉無禮背理之徒信口放說, 窮計苦人, 實可恨可恨, 奏此, 爲公可免煩延歲月, 爲私或可免人論疑, 上稱是, 使問之于美使, 是晩, 趙督辦·金兵判·木(穆) 也, 來訪美使。
 

31. 12월 31일 (음 11월 15일)

1
◈ 「陳樹棠」「푸트」 / 「푸트」의 韓日講和論 / 日本兵上陸 / 日本大使井上馨 / 入侍 / 「스페르」
 
2
(晴, 愼, 卅一日, Wednesday) 早,陳樹棠來訪美使, 美使問曰, 貴國欲戰耶, 陳曰非也, 戰之何益以此觀之, 胡人之滿口驕, 論, 究是恐嚇我人之事 원주, 美使曰, 如朝鮮不欲開戰, 盍以論辨, 置之一閣, 卽與竹添論和耶, 陳服其論, 晩, 以上意問會議事于美使, 美使曰, 如有會議, 我當參坐, 而不以爲上策也, 今爲貴國思, 如貴國帶甲百萬, 財用富贍, 何患聲討日人之難哉, 但貴國, 現無可戰之兵, 可支之財, 雖曰, 日使動兵, 是大誤擧, 而無可憑信蹟, 且如貴國一直以竹添爲非, 只足以激日本政府, 使保庇其公使而已, 豈肯服其誤哉, 且外國人, 亦無可干涉之道, 盖以一國所爲, 非若群童之戱, 兩邦事務, 無如匹夫之私, 朋友有可責之權, 邦國有自由之理故也, 今以私論之, 外國人, 慊恨日人, 非輕於貴國人民, 而以公言之, 日本卽東洋一大强國也, 其所欲爲, 能行而已, 豈容他國之責哉, 比使美國雖有違理之擧, 任其自斷, 他國不能干涉或責之也, 今日使來此, 正當貴國乘機講和之時也, 如不趁早調和, 猶事論爭是非, 則日使振衣歸去之後, 貴國更懼而留之, 或追而迎之而議和, 是旣不能强, 又不能弱, 今之講和, 權在朝鮮, 后之請和, 權在日本, 由何貴國以衣振之勢, 讓權于人哉, 請君以此奏達, 先定和議後, 請日廷撤還竹添未晩, 況貴國自君主政府至庶民白丁, 無不願熄戰講和, 而猶激日人, 是迎客至階, 閉戶請入也, 聞昨早日兵二千四百升濟浦云, 日本大使井上, 贈書美使, 請與相見議事, 晩詣闕, 奏美使之言于兩殿, 帶俄參贊筆談草(Speyer, Alexei de.,,) 편자주 , 而奉命歸館, 以示美使, 談內有略干條, 而不過甘辭慰人, 余問于美使曰, 如日使請陛見, 何以爲之, 答曰許之, 旣有講和之意思, 且日前, 上親請各公使, 傳上和旨, 而今拒不見, 前何意後何意, 家宿。
백과사전 연결하기
▣ 인용 디렉터리
백과 참조
목록 참조
외부 참조
▣ 기본 정보
◈ 기본
윤치호 일기 [제목]
 
윤치호(尹致昊) [저자]
 
◈ 참조
1884년
 
▣ 참조 정보 (쪽별)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기록물 > 개인기록물 해설목차  1권  2권  3권  4권  5권  6권  7권  8권  9권  10권  11권  12권 한문  수정

◈ 尹致昊日記(윤치호일기) (1884년) ◈

©2004 General Libraries

페이지 최종 수정일: 2004년 1월 1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