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 여러분! 반갑습니다.    [로그인]   
  
키워드 :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고전 > 한국고전 > 총서 한문  수정

◈ 慵齋叢話 (용재총화) ◈

◇ 慵齋叢話卷之四 ◇

해설목차  1권  2권  3권  4권 5권  6권  7권  8권  9권  10권 

1. 慵齋叢話卷之四

1
夏亭柳政丞。以淸儉自守。數間茅舍。處之怡如。位極人臣。而行藏似匹夫。人有來謁者。則冬月赤足曳草鞋而出見之。有時持鋤巡菜圃。不爲勞。
 
2
高令公得宗耽羅人也。以文學官至二品。少時謁母向濟州。海中遭颶風。船舷盡破。高與小僕得船板一葉。出沒鯨浪間。僕云兩人不得俱生。奴從此辭矣。遂縛高於板。自沈于海。隨波下上。氣力俱困。三日始泊岸。州人救而收之得活。
 
3
鄭貞節公甲孫。容貌雄偉。身長美髭髥。器量寬裕。雖累世宰相而淸貧苦節。家無所儲。布衾蒲薦。處之晏如也。每慷慨直言。不避權勢。貪廉懦立。朝廷倚以爲重。嘗爲大司憲。論吏曹誤擧人注官。
 
4
上御思政殿受常參。河相國演爲兼判書。崔公府爲判書。俱入侍。公啓曰崔府不足數。河演稍知事理。而用非其人。請鞠之。上怡顏兩解之。朝畢出外庭。二公流汗翻漿。公完然徐笑曰。各盡厥職。非敢相害也。遂呼錄事曰。兩公迫熱。汝可持扇颺之。雍容自得。不敢有懼悔之色。
 
5
讓寧爲世子。淫於聲色。不務學業。嘗設鳥械於階上。方與書筵賓客對坐。徘徊四顧。志不在學。忽有鳥掛於械。奔走往取之。雞城君李來爲賓客。一日到宮門外。聞內間有人作鷹呼聲。心知世子所爲。世子坐筵。來曰。聞邱下作鷹聲。此非所當爲。願篤志於學。勿復爲此聲。世子佯驚曰。平生未見鷹。安得爲鷹聲。來曰。畋獵時臂而逐兔者此是鷹。邸下豈不見之乎。凡有愆咎。來必反覆極諫。世子視如仇讎。嘗謂人曰。若見雞城。則頭痛心亂。雖見於夢中。其日必有感寒之疾。太宗種柹於禁中。嘗翫其實。有烏啄食。太宗求善彈者彈之。左右皆曰。朝中武夫無可者。惟世子可。太宗卽命世子彈之疊中。左右皆賀。太宗常嫉世子之行。久不見。是日始怡然一笑。
 
6
金好生者本儒者也。少時居京。善造筆。讓寧爲世子。多引雜客以喪厥德。客有與之遊者。或誅或竄。好生一日持筆至其門。爲內使所縛。詣至御前推之。好生以實對。上曰汝以外人交通靑禁。汝能造世子之筆。亦可造予之筆。遂屬工曹爲筆匠。好生稍解占聯。文士多有厚之者。好生問齋名於文士。文士曰。牧隱圃陶隱農隱。皆以所好號之。今汝以造筆名於世。可號曰毫隱。好生樂以從之。常自號曰毫隱。後有一文士到家曰。汝知毫隱之義乎。隱字非隱遯之隱。以汝受人毫毛。每竊取之。故號之隱。乃偸竊之隱。好生而不復稱。
 
7
朴參判以昌。宰樞朴安身之子。少倜儻不羈。談辯諧謔。然慷慨謇諤有乃父風。少時居尙州。懶慢不務學。父母戒之。不從命。科期已迫。隣有寡婦之子從公遊。寡婦謂公曰。吾子欲赴鄕試。年少不能獨往。子須率行。公不得已入場中。羣擧子皆沈吟。公忽自思曰。以曹交之長。曳白而出則必貽笑於人。强執筆成篇。榜出則公爲壯元。卽馳書於父曰。一方之士。雷動雲合。予居其首。不顯其光。由是礪志竟登第。初入翰林。翰林風俗初入者。謂之新來。或徵酒饌。或侵勞困抑之。滿五十日乃許坐。謂之免新。公不檢束。屢得罪於先生。過期猶不許坐。公不勝憤怒。自升其坐。旁若無人。時人謂之自許免新。嘗爲承旨。陪駕而行。路旁士女設幕觀光者無數。有一女。玉手鉤簾半露。而公大唱曰。纖纖女手可以手而摟兮。同僚曰。彼必良家之女。君何發言如是。公答曰。彼爲良家女。則我獨不爲良家子乎。左右大笑。其俊辯多類此。大抵宰樞赴京師者。平安州郡多給乾粮。至有以此而致富者。公嘗於奏事之際。極陳其弊。及公朝京。計道途之遠。不得已多備而行。事覺將推之。公回到新安館曰。將何顏復覩我殿下乎。遂自刎而死。
 
8
洪宰樞微時路逢雨。趨入小洞。洞中有舍。有一尼。年十七八。有姿色。儼然獨坐。公問何獨居。尼云三尼同居。二尼丐粮下村耳。公遂與敍歡。約曰。某年月迎汝歸家。尼信之每待某期。期過而竟無影響。遂成心疾而死。公後爲南方節度使在鎭。一日有小物如蜥蜴。行公褥上。公命吏擲外。吏遂殺之。翌日有小蛇入房。吏又殺之。又明日蛇復入房。始訝爲尼所祟。然恃其威武。欲殲絶之。卽命殺之。自後無日不至。至則隨日而漸大。竟爲巨蟒。公聚營中軍卒。咸執刃釖圍四面。蟒穿圍而入。軍卒爭斫之。又設柴火於四面。見蟒則爭投之。猶不絶。公於是夜則以櫝裩裹蟒置寢房。晝則貯藏於櫝。行巡邊徼。則令人負櫝前行。公精神漸耗。顏色憔悴。竟搆疾而卒。
 
9
漆原府院君尹子當。母南氏年少寡居咸陽。尹年七歲隨南氏。往巫家問卜。巫云夫人勿憂。此兒有貴相。然兒必因弟力得貴。南氏曰。寡婦之子安得有弟。後南氏適李家生子。是爲李相叔蕃。佐太宗定社。功爲第一。權振一國。而尹公亦因李力。得參勳列封君。
 
10
裴珝文李石貞。以善射名於一時。日以射爲課。不避寒暑。雖夜月亦爲之。兩人射帿。則終日不出鵠。終無勝負。或於石上立小的。矢直而中的。一無觸石者。故矢不得破。女眞酋長善射者。聞翊文之名。欲與之校能。乃於五十步樹兩柱。橫繫彩繩。懸小環於其中。珝文三發而矢貫中。酋長歎服不已。珝文嘗謂人曰。一日與李石貞期射。而先至其處。布帿尙未張。有雙雉啄其旁。僅百步許。以紬箭射一雉而殪之。一雉欲飛起。又射而殪之。此亦萬分之中一幸。非常事也。石貞膂力絶人。能彎强弓。朝飯則騎馬掛弓。挾數矢而出。未午而還。獲雉雁如矢之數。官至僉樞。以罪被誅。珝文未登堂上官。折臂退老鄕曲。病不能射。作軟弧小箭。張小帿於。數十步。百中而無一失。雖名善射者不能及。
 
11
世廟設拔英試。一時名臣宰相皆與焉。翌日謝恩。上御思政殿引見。設酌而慰之。御製詩一首。令群臣和之。伯氏亦入侍。附耳語李文芮質公曰。常上以足下爲迂闊。君可爲戲詩呈之。遂和云。歌詠聖德欲起舞。天風吹袖助回旋。上大笑曰。予以芮爲迂儒。今觀是詩。豪氣有餘者也。卽命內女彈琵琶。用文質所作詩歌之。令文質起舞。極歡而罷。未幾加嘉靖大夫。洪中樞日休。容貌雄偉。倜儻不拘小節。性又不好潔。常時不頮面梳髮。飮食亦不擇精粗。與朋徒酌於江上。以蚯蚓爲餌。無刀不能折。以齒齕之。又與朋徒捕魚。終日不獲。至樓院。脫衣登樓。捲瓦探雀鵓。棄有毛專取赤者。以杻貫而炙之。啖數貫。傾壺而飮之曰。此亦美味。何必瑣細小魚也。隨世廟朝京師。每拾馬糞燒饅頭而食之。後世廟與羣臣相話。每戱日休曰。此人不潔。勿差享官。公能作詩。詩思豪健。又能通曉漢語。屨往來京師。嘗奉使南方。一夕飮數斗而卒。乖崖作挽詩曰。痛飮千盃重。浮生一羽輕。
 
12
白貴麟善醫術。人若有疾邀之。無不往。辛勤救活。一毫不取於人。家甚貧。慬備衣食。而淸操愈厲。中朝使臣到國。見貴麟曰。彼老官何人。而衣冠麤破。通事答曰。不受於人。故人不給之。所着衣冠。恒在酒家。故如此破壞也。使臣變色致敬。
 
13
鄭中樞自英。一日入侍。例賜鷹子諸宰樞。皆臂而出。中樞不知臂之之術。以兩手拱執之。鷹飛騰不已。兩手盡裂。顧謂左右曰。此鳥食何物。左右曰以生肉喂之。中樞曰。吾家難得生肉。惟有鹿脯數條。漬水而脆之。則可以飼之乎。左右絶倒。
 
14
世宗始設集賢殿。招聚文學之士。朝夕延訪。猶慮文學未振。更選其中年少聰敏者。上寺讀書。供饋甚豐。正統壬戌。平陽朴仁叟高靈申泛翁韓山李淸甫昌寧成謹甫赤村河仲章延安李白玉。受命讀書于三角山津寬寺。做業甚勤。酬唱不休。其三角山聯句云。誰分混沌殼。爾生最太古。 仁 三峯高崒嵂。萬目聳瞻睹。 泛 磅礴蔽天地。嵩高作雲雨。 謹 幽棲丹穴鳳。屛跡白額虎。淸 劈開由巨靈。奠高賴神禹。 仁 以玆盤持天。寧與培塿伍。 泛 設險衛王公。降神生申甫。 謹 岱宗豈惟齊。東山非獨魯。 淸 乾坤費精英。日月相呑吐。 仁 鶴駕聆笙韻。仙蹤尋洞府。 泛 賦欲效南山。才慚非韓愈。 謹 中藏幾丹邱。上有眞玄圃。 淸 蒼顏望何尊。白頭知乃祖。 仁 鹿猊羅網。松檜雜斤斧。 泛 截愁斷地脉。悠若尋天柱。 謹 銘功鄙燕然。封禪非梁父。 淸 作鎭黃圖首。流形赤縣股。 仁望喜欹危壯。登憂傴僂若。 泛 巖巖列崖石。濟濟多榛楛。 謹 鼎立無尊卑。人揖孰賓主。 淸 參天絶躋攀。郊國用斤斧。 仁 峯危胥靡愁。壑穩仙女聚。 泛 羊脂藏璞玉。鵝營生鍾乳。 謹 冬雪多瑤臺。春風亂花塢。 淸 仞九陋虧簣。尺五欺韋杜。 仁 列岫競蹌蹌。孤峯獨踽踽。 泛 攢峯森矛戟。靈籟奏韶武。 謹 淙淙石上泉。鬱鬱烟中樹。淸 固知拳石崇。莫讓微塵寓。 仁 對陳嚴馳突。臨機分黨部。 泛 萬石紛向背。千林紛喜怒。 謹 泰運自興起。神功爲支柱。 淸 烟生肌上白。雪積腦邊。 仁 寒風吹正急。瘦骨病新愈。 泛 奇健固難形。怪特不可數。 謹 萬壑酣笙鏞。千林齊鼓舞。淸林轉訝驚趨。岩回看嬉侮。 泛 邊城不動塵。孝子無陟岵。 謹 龍蟄噓雲氣。神藏起烟注。 淸 石磴互盤廻。招提相旁午。 仁 谷應聞寒鍾。溪杳知宿莽。 泛如太行蔽秦。若終南鎭。 謹 或如牛馬奔。有似旌旗豎。 淸 初疑飣梨栗。却訝積倉庾。 仁 霧捲猶唅呀。雲深若盲瞽。 泛 仰者立驕將。低則伏降虜。 謹 松檜年深老。岩崖歲久蠱。 淸 陽春氣融融。草木光煦煦。 仁 朱明布新律。茂林增翠堵。 泛 白帝扇金風。紅樹照玉宇。 謹 木落增憔悴。形枯失媚嫵。 淸 一山儘難窮。四時景可取。仁 樵聽橫晩笛。僧聞喧夜鼓。 泛 貼安周鼎危。峨然戴殷鼾。 謹 儼然大帝立。簇若群臣扈。 淸 西林津寬寺。南壓漢江滸。 仁 小憐跂而及。大厭仰不俯。 泛 上磨明星熒。下瞰周原膴。 謹 禪社茶何冷。村墟酒須酤。 淸 窮經尋山室。頤神受天祐。 仁 朝夕對蒼翠。坐臥看訓詁。 泛 賦詠雖酷好。學術則麤粗。 謹 願乞山英靈。聊益我肺腑。 淸 用以期遠大。致身可相輔。 泛 紙燈聯句曰。倣得水輪樣。藏爲一室光。 仲 上軆如天轉。下形象地方。 仁 成質資輕楮。揚輝避大陽。 伯 卵逬赬虯穴。寒凝素練霜。 泛 面帶十分潔。心合一點芒。仲 風射寧憂滅。夜明不覺央。 仁 冬日何須雪。秋宵不費囊。菡萏擎新艶。輕盈倚晩塘。 泛 雪裡明神焰。更深照短墻。 仁 粹玉亢無缺。爛紅只欠香。 仲 薄穿嗔外面。明白取中腸。 仁莫誇宵切用。應見曉歸藏 伯 蓮炬取煒燁。銀燭避熒煌。 泛 芳心樣濃艶。皓質笑新粧。 仲 妖姬眼帶酒。死士目回瞠。偸光慚見月。粘紙認無障。 伯籠輕越羅快。風急齊牛狂。 泛 一點明星倒。十分淸鏡張。 仁 講榻伴儒釋。塵編照帝王。 仲 非是韓檠短。還如杜焰長。 仁 在人偏需索。隨手任翺翔。 伯 放明寧自喜。暫晦不須傷。 泛 燭幽同日月。焚玉豈崑岡。 仲 繼晷勤功業。看花占志祥。 仁 可親兼可畏。貽善又貽殃。 伯 老僧知有意。飢鼠要相防。提携憐不久。朝日在扶桑。 泛高山放石聯句曰。高山千萬仞。自上放巖石。 謹 乍訝響雷霆。倏如飛霹靂。 淸 擊木驚搖翠。傾巖觸噴白。 泛 穿雲出復沒。遇物順還逆。 謹 孟獸盡橫奔。丈夫皆辟易。 仁 棲鶴忽破眠。蟄龍應褫魄。淸 避峻勢漸緩。臨危走更迫。 泛 飛走任高低。東西隨觸激。 伯 牧野士崩角。瑤臺姬裂帛。 謹 崩騰豈崖岸。傾洞無蹤跡。 淸 初來誰敢當。畢竟莫與格。 泛 飛疾隕宋時。勢急崩梁石。 伯 奪矟俄至三。橫戈一當百。 謹 車馳萬壘平。鼓動千軍擊。 淸 壯夫騎驥騏。峻坂加鞭策 泛 可轉合編詩。能飛宜見射。 伯 駛水如注壑。驚駒似過隙。 謹 取次鬨天籟。容易動地脉。 淸 聒耳奔車過。閃眼駭虎擲。 泛致遠不暇蹄。飛空豈須翮。 謹 超置逸免狂。喪子怒獀嚇。 伯 身輕一鳥疾。響大空山窄。 淸 一飯漲胷腹。三盃傾琥珀。乘閑凌崒嵂。軟脚何跛躄。送寂諒無由。放爾聊怡懌。 泛 聞笛聯句曰。一聲何處笛。中夜聞翠巘。 謹 撼月響何高。隨風飄更遠。 淸 淸闊鶯轉喉。圓流丸走阪。 泛 側耳撼哀音。傾心排忿懣。 仁 悠悠鏡裏情。嫋嫋山中晩。 伯 裂石淸韻壯。折柳相思恨。 謹 淸濁自成倫。宮商不相混。 淸 放去自要妙。收來竟婉晩。 泛 據床弄已久。倚樓興難玩。 仁奇韻今聞蔡。淸嘯誰記阮。 伯 庭除梅花落。海底魚龍狠。 謹 初驚引而長。久喜淸且婉。豈獨隴笳吹。能令賈胡遁。 泛 猴山鳳聲淸。泓下龍吟婉。 仁 哀動旅關山。怨深嫠室閫。 伯 裊裊聲轉哀。悠悠意未穩。 謹 來時耳何傾。去者手難挽。 淸 擎風捲塞沙。寒雪吹秦苑。 泛 聽之殊不厭。舞我宜蹲蹲。 仁 工吹是誰子。創知寧無本。 伯子晉元不死。桓伊疑生返。 謹 孤吹獨鶴吟。齊作千牛輥。 淸 咽咽如泣訴。呢呢同噂。寄語吹笛子。珍藏愼勿損。 伯 聞韶不知肉。我亦忘一飯。 仁 愛之不自已。爲爾攄繾綣。 謹 有釋一庵恒隨之。得傳寫焉。
 
15
集賢諸學士。上巳日遊城南。我和仲氏亦與焉。和仲新及第有文名。故邀之也學士分韻爲詩。和仲得南字云。鉛槧年來病不堪。春風引興到城南。陽坡芳草細如織。正是靑春三月三。諸公閣筆皆不能賦。及爲博士。與提學伯高在鑾坡。伯高占聯句云。玉堂春暖日初遲。睡倚南窓養白癡。啼烏數聲驚午夢。杏花嬌笑入新詩。和仲次云。乳燕鳴鳩晝刻遲。春寒太液柳如癡。鑾坡睡破無餘事。時展蠻箋寫小詩。又遊藏義洞造紙署。爲辦宴。且有妓數人。亦有僧數人。諸公皆賦詩。和仲亦占一句云。有花有酒仍有山。賓歡主歡僧亦歡。不辭醉後兩耳熱。飛泉洒面令人寒。伯高曰。不如改令人爲聲聲寒。
 
16
崔司成脩。有能詩聲。嘗謂人曰。吾於路上。見鼠穿穴。偶得句云。陌鼠縱橫穴。未得其對。及見有禽成巢。遂足之云。山禽委曲巢。此皆得於自然。非經營也。黃驪途中詩云。甓寺鍾聲半夜鳴。廣陵歸客夢初驚。若敎張繼來過此。未必寒山獨擅名。又作琴師金自麗詩云。我昔驪江江上吟。携衾半夜獨鳴琴。初疑石竇冷泉咽。却訝松窓爽籟侵。白雪陽春遺響在。高山流水古情深。喜聞今日相思調。彈盡年來不見心。
 
17
少子世淳號竹軒者。伯氏之子也。少余三歲。故余與之共學。纔學推句而知作詩。纔讀孟子而知作文。思如湧水。如鬼神所助。作山居詩云。朝伴白雲去。暮隨明月來。見伐木者作詩云。秋深雲山中。樵人荷斧去。伐木聲丁丁。袒裼呼耶許。有親戚將向嶺南。來告別曰。聞小童能詩請句。卽口號云。臨送門前綰柳條。千巖萬壑路迢迢。南鄕他日相思處。蜀魄聲中碧嶺高。冬日雪消氣暖。有文士數人。來見伯氏。邀童作詩。卽呼云。冬至陽生土氣融。喜晴鵝鸛上遙空。雪消池館疑春日。正是山南十月風。外叔安公夫妻俱年七十。其子輦。以壽椿名其堂。戲童曰。汝可作記乎。卽援筆書云。椿者樹之壽者也。父母之壽如椿之壽者。孝子仁人之所欲也。衆皆擊節歎服。年十五而夭。人皆惜之。
 
18
吾仲氏有三子。長曰世傑。英敏能詩。年十三而死。嘗隨人遊水車洞。作詩云。二溪流水回靑蛇。林壑窈窕幽興多。勸君今日不痛飮。奈此爛熳山花何。時稱神童。次曰世勣。字茂功。英邁絶倫。自少時詩思如發苕穎。書法神妙。與伯氏莫辨。及長爲文雄壯。如駿馬馳坂。難以銜勒而羈之也。如蠅虎舌耕賦。膾炙人口。赴生員試。作地利不如人和論。冠出諸作。遂擢一等。嘗與朋友讀書山寺。夜半如廁。良久未還。自後心神恍惚得狂疾。至今年過四十。蒙眛不省人事。其弟世德。登進士試。亦得狂疾不愈。大抵狂人。盛夏襲重裘不以爲熱。隆冬被單衣。不以爲寒。疾病不加於身。憂樂不係於心。語言錯亂。溲穢混處。惟於飮食之時。的知鹹淡。飢而呼食。飽而卽休。天雖生病於人。而不置於死地也。茂功有二子。曰誼曰諒。誼能詩。其律詩淸穎有法。諒能詩賦。又有操行。其所著墨梅蜥蜴等賦。傳播於世。二人皆未三十而死。諒之死。朋徒坌集助喪。知有宿德也。
 
19
金文平公乖崖。能通六經諸子百史。無不探討。尤深於釋典。嘗謂人曰。學文之功。須要熟讀一書。又當緩而思之。急速則難嚌其味。我操心定性。故觸處皆通也。少時每從人借書。來往泮宮。日日抽取一張。藏諸袖間而誦之。若有遺忘之處。則出而視之。誦而卽記。故誦一帙則一帙盡矣。申相文忠公有受賜古文選。粧潢新巧。愛之不離手。公往借之懇。文忠公不得已借之。踰月到其家。則裂取之片片塗於壁上。烟薰莫辨。問其由則曰。吾嘗臥而誦之矣。其爲文章筆勢浩瀚。如長江巨浪滔滔不能遏。人有求詩文者。信手而成。未嘗起草。或有人並求者雖至八九。令人搦筆。公四顧呼之。各適其軆。而文不加點。世祖朝多設舍利瑞氣陳賀之事。雖有主文者。不得造次撰表。翰林持紙而進。則應之如響。對友益精。嘗與宰樞論文。丘中樞從直曰。乖崖雄文巨筆。則不敢望。至如四書疑。則當不讓矣。公憤然曰。然則與君校藝可乎。金判書禮蒙時在座。抽問四書疑處。丘公先成之。皆陳言俚說。公次成之。六經注疏。無不引而證之。超到古人所不到處。衆皆服其神。是日永順君謂公曰。吾有謝恩事。可製表惠之。公許諾。行至下輦臺畔曰。還家則懶慢難成。欲於此時製呈。遂索紙張立口號。令儒士書之一刻而就。表辭懇到精切。丘公跪沙中曰。平昔雖聞公文章高妙。不知至於此極。今日始知天之高也。不復與公爭文。皇華陳翰林遊楊花渡賦詩。詩有怡字。人有次其韵者。皆羞澁。公遂占曰。江深畫舸惟須泛。山遠晴雲只可怡。陳公曰。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君眞得其趣也。祈郞中遊漢江賦詩。詩有眠字。侍座文士皆和一篇。公獨艱苦沈吟。良久未就。竟占一句云。江口日斜人自集。渡頭風靜鷺絲眠。時注書李昌臣在旁告人曰。自集絲眠。恐非對格。公遽曰君可改之。昌臣曰。改絲爲閑若何。公曰君言甚當。我近來詩思枯涸。此是不針灸之患。人皆笑之。公長於詩文。而拙於治產。每布書籍於床。施席於其上而寢之。人問其故。乃曰床冷無氈也。門前有大槐樹。嫩綠成陰。公令奴鋸斷之。人問其故。乃曰家中無薪。欲炊飯也。事多類此。
 
20
永川君定。孝寧大君之子。其夫人出於吾門。故與之相從甚厚。爲人豪宕不羈。性又純謹。每事徑情直行。詩思淸新。畫格亦奇。一生沈於酒色。鄕妓初以選到京。公邀致其家。盛飾衣服。未幾爲年少所引而逃。亦不尋問。故平生作成。不知其數。家中女僕則盡招樂工而嫁之。雖得一壼酒。絲竹鬧於庭。日日沈醉。嘗於馬上。擧鞭書空。人問其故。答曰作山水圖形矣。酷愛文士。所與交者。皆名卿鉅儒。若見儒生。則雖於馬上。攀執衣袂。歷論古今人物文章氣律。有斯文李尹仁有仁兄弟過梨峴。適君因醉微服坐路旁。二人以爲凡人而不下馬。君使人招之曰。汝見王孫何不禮焉。汝是何人。有仁曰我是文士。君曰誰人榜登第。有仁曰吾壯元則高台鼎。君唾涎曰。姜子平之類。汝可速退。問尹仁曰。汝是何人。答曰文士也。曰誰人榜登第。答曰吾壯元李承召也。君曰汝知白登山賦乎。尹仁誦之。君頓首禮拜而送之。
 
21
我國少有好事者。宰相之卒。鮮用碑碣。惟大刹古基多有之。今嶺南諸寺有崔孤雲所撰。原州資福寺碑則王太祖所製。而集唐太宗書。亦一奇寶也。玄化寺碑則顯宗親篆其額。周佇製而蔡忠順書之。靈通寺碑則金富軾製而吳彥侯書之。雖皆奇古。然字軆有異。普賢院原上有碑半折。辭語豪健。字軆遒勁。元朝危素作而虞集書。眞絶代奇寶。而人不護惜。今已破碎無餘矣。正陵碑則牧隱所製而柳巷所書。亦極精妙。至我朝圓覺寺碑則金乖崖製而伯氏書之。其筆法可與子昂頡頏。雖瑢所書英陵碑。亦不能過。後世寶之者必多矣。
 
22
自東坡驛向松都半道。有普賢院。人言是毅宗朝文臣遭害之處也。余少時過其坪。山麓有池深黑。長可數里許。思想往事。不勝慷慨。後年過之。則已爲陸地耕種矣。
 
23
新及第入三館者。先生侵勞困辱之。一以示尊卑之序。一以折驕慢之氣。藝文館尤甚。新來初拜職設宴。曰許參。過五十日設宴。曰免新。於其中間設宴。曰中日宴。每宴徵盛饌於新來。或於其家。或於他處。必乘昏乃至。請春秋館及諸兼官。例設宴慰之。至夜半諸賓散去。更邀先生設席。用油蜜果尤極盛辦。上官長曲坐。奉敎以下與諸先生間坐。人挾一妓。上官長則擁雙妓。名曰左右補處。自下而上。各以次行酒。以次起舞。獨舞則罰以酒。至曉。上官長乃起於酒。衆人皆拍手搖舞。唱翰林別曲。乃於淸歌蟬咽之間。雜以蛙沸之聲。天明乃散。
 
24
凡夢皆隨思慮而成。不一一有符驗。余嘗夢奇而有符者四也。余年十七八夢入山谷。山奇水潔。夾澗桃花亂發。到一招提。翠柏數株。陰映庭除。升堂有黃金佛。老僧梵唄聲振林谷。退適別室。則有紅粉數娃作樂。紗帽官勸酒。余乘醉而逃。忽欠伸而覺。後數年。余與伯氏奉大夫人往海州。一日遊神光寺。其岩澗林木殿堂廊廡。一似昔之所夢時。巡察使韓公亦往。爲太夫人設齋飯。僧中有老衲唱佛。亦如夢見者。牧使李公邀余飮於外室。州妓數人奏樂。牧使勸酒。余大醉而還。余於己丑年。奉大夫人之喪。葬坡州。仍居墓廬。半夜張燈讀南華內篇。憑案暫睡。忽到仙境。其宮室壯麗。宛非人世所覩。有一人黑衣坐殿上。面態姿多髥。余覆階下而拜之。後隨伯氏朝京師。其宮闕宛似夢之所歷歷。皇帝之容亦夢中所覩也。余直玉堂。夢到承政院前房。兼善在房中。謂余曰。君速還去。我出此房後。君入此房矣。未幾兼善。拜承旨。遞任後。余亦拜承旨。又夢入山谷。路甚崎嶇。或緣崖岸。或越澗坑。間關得至山腹。有高樓。攀援而登。則耆之先坐其中。迎謂余曰。何苦邐迤遠道而來。我則由逕路升矣。指樓下長橋曰。此直路也。未幾耆之以典翰特拜承旨。余歷他職。後年拜承旨。其驗甚著。
 
25
余嘗在園中。有鳥腰以上斑駁。腰以下純黃。其飛如擲梭。始知一物。夏爲黃鶯而冬爲喙木也。又在鄕曲。見田間水多小蝦。每取而食之。一日歸到。則小蝦與多足臭蟲。相雜沿洄。熟視之。則頭尾或有半化者。由是知化生之理不虛也。
 
26
崔司成池登第以後。多任外職。世祖十一年聚文士于慶會樓下試藝。池長吟緩步。行至後苑。適逢上微服出苑中。崔長揖不拜。上問曰。是何人。擅入內地。無禮於我。崔對曰。我文士也。宮中但爲上而已。豈敢別禮於子乎。崔於是心知非凡人必王子也。遂蹲坐路旁。上曰。汝非原壤乎。何其蹲俟。俄而侍女內豎繼至。崔驚怖謝罪。上卽御序賢亭。呼池講論經史。隨問隨對。經史奧旨。一一精解。上大喜。手賜巵酒崔快倒數巡。顏色自若。上曰此儒精於理學。恨其得之之晩。卽拜池爲司藝。
 
27
雞城君李陽生。本庶孼賤人。嘗以造屨資生。入壯勇隊。從征李施愛有功。賜功臣號。嘉善封君。目不知書。然性純謹樂易。無一毫私曲。嘗過舊肆。見微時所與交者。必下馬論懷而後去。其妻則我叔姑家婢也。容貌麤陋。年老無子。人有勸之者曰。君有大功。宦至宰樞。且無胤嗣。何不更娶名家女爲婦生子乎。答曰。吾少時所與共貧困。而一朝棄之不可也。以賤人而娶良家女。有害於義不可也。吾嫡兄微弱不能振。不如以其子爲後。賴吾功蔭。庶幾大吾宗也。人皆謂知分而有長者風。性度弘大。雖紗緞美衣。卽脫以與人。曾無一毫吝惜之意。又能善於馳射。其搏虎雖馮婦不及也。見人顏色。必辨盜賊。十擧而不一失。雖部雍不若也。每有捕虎捕盜之事。朝廷委而任之。
 
28
吾隣有奇宰樞。乃一時名賢也。吾少時與奇之孫裕。竹馬相交戱。宰樞捐世。余與裕俱筮仕。而裕榦蠱居其宅。未幾宅凶。人不得入。裕亦從他焉。吾從其隣聽其說。則有僮立門外。忽有物附其背。重不能堪。狼狽而入。覓之不見物。良久而釋。流汗被軆。自後多怪事。人若炊飯。則鼎蓋如舊。而糞滿其中。飯散于庭。或取盤盂擲于空。或取大釜環空中而擊之。聲如洪鍾。或見圃中菜蔬。皆掘而倒植之。須臾而枯。或見衣籠牢鎖。而衣裳盡排梁上。幅幅皆着署。如科斗篆。或見無人竈間火光忽起。如有人捧之者。來觸廊廡。廊廡盡燒。以故棄而不收者已多年。裕憤然曰。先祖家室。久未修葺。豈人子奉先之意乎。大丈夫豈有畏鬼之理乎。卽入居。怪亦復作。或移飯鉢。或以糞穢塗人面。裕若叱之。則空中唱云。奇都事敢如是乎。未幾裕得病而卒。人皆云。裕之表弟柳繼亮謀亂被誅。而其神依家作祟也。
 
29
又有李斯文杜。爲戶曹正郞。家中忽有鬼物來作惡。聽其語音。乃其叔姑死已十年者也。生產作業。一一指揮。非徒晨夕供飯。凡欲有所食皆需之。稍不如意則勃怒。雖不見其執匙揚飯。而饌飯自然消減。腰以上則不見。而腰以下則張紙爲裳。兩足枯瘦如漆。無肉但骨而已。人問足何若是。答云。死久地下之人。安得不如是乎。百計穰之不得。未幾斯文得病而死。
 
30 慵齋叢話卷之四終
카탈로그 로 가기
백과사전 으로 가기
백과 참조
조선 시대 수필집 (성현)
목록 참조

외부 참조

▣ 인용 디렉터리
☞ [구성] (참조)원문/전문
▣ 참조목록

  메인화면 (다빈치!지식놀이터) :: 다빈치! 원문/전문 > 고전 > 한국고전 > 총서 해설목차  1권  2권  3권  4권 5권  6권  7권  8권  9권  10권  한문  수정

◈ 慵齋叢話 (용재총화) ◈

©2004 General Libraries

페이지 최종 수정일: 2004년 1월 1일